立法會議員張宇人「根據《議事規則》第 16(2)條動議的休會待續議案」發言 (2019年6月26日)

在立法會綜合大樓外發生的事件,本港市民甚至世 界各地均十分關注,各界有不同的看法,我亦深信歷史自有公論。然 而,事件發展至今,香港似乎失去了方向,如何善後、重新上路,成 為大家急須解決的問題。

過去兩星期,一連串不定期、俗稱"野貓式"的示威活動已令社會 處於不穩定的狀態。許多業界,不論餐飲業或零售業均向我表示,市 民的消費力大減,尤其是示威活動影響的區域,生意一落千丈,甚至 需要關門,避免衝突造成損失。然而,他們卻敢怒不敢言,以免成為 網絡戰士的攻擊對象。我無意代表政府當局解釋,但當局確實難以一 一答允示威者的訴求,堅持不讓下去,受害的只是香港市民。

近日各媒體報道,越來越多市民對示威活動表示不滿,影響他們 的工作和生活事務,例如交稅的人士未能交稅、做生意的人去不到稅 局、領不到"打釐印"的租約、載客的士被迫中途落客等。換言之,他 們正在承受示威者原本要政府付出的代價。這是否合理呢?

我明白大家都想政府為事件負責,特別希望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以 具體行動回應,例如辭職,而非道歉了事。然而,自由黨認為不應因 一次錯誤就全盤否定她一直以來為香港所作的努力及貢獻。如果要林 太負責,更應讓她留下,想辦法善後。

自由黨認為,由 6 月 9 日起,大部分參與集會的市民均是透過和 平理性的方式表達對修訂《逃犯條例》的憂慮。姑勿論大家對修例的 看法有何不同,我們仍然尊重和平的示威者。但是,我們不認為可以 因此將一些人的暴力行為合理化,否則只會帶出錯誤的信息,令他們 以為每當有不滿便以暴力違法行為作為爭取手段,是社會甚至本港司法制度所接受的。這只會間接慫恿更多年青人參與暴力及違法行為, 置他們於高危之地,這不是負責任的做法,自由黨無法認同。

事實上,6 月 12 日當天多次的警民衝突中,許多場面均令人痛心 和激動。有當日身在立法會的同事回憶指,當日下午情況急轉直下, 示威者開始向本會步步進逼,才引發其後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當日 本會外圍的情況確實非常混亂和危險,磚頭、鐵枝 -- 磨尖的鐵枝 -- 木板、花盆等四面橫飛,不少警員在多場對峙中受傷,甚至有 警員被襲擊,頭破血流,場面已近失控。

大家可以想象,如果當天立法會失守,數以千計市民湧入,後果 可以非常嚴重。在本會工作的同事及秘書處職員亦會有即時危險,故 警方使用非致命的武器是可以理解的。我個人認為,警方當日作出了 適切的行動,當日的整體表現專業和克制。

上周,行政長官和警務處處長已澄清,沒有定性當日活動為暴 動,從來沒有認為亦沒有說過參與當日金鐘一帶的公眾集會的大量市 民特別是學生是暴徒。在過去兩星期,大家都收到很多不同 的錄影片段,意圖指控一些暴力行為,涉及的人士不只示威者。不過, 一般市民不宜單靠這些片段妄下判斷。自由黨呼籲各界冷靜,與其互 相指摘 正如剛才立法會同事般 最好的方法是透過香港行之 有效的司法程序及既有的投訴機制處理。

其實,警方拘捕的人士中,至今只有 15 人涉及暴力行為,當中 5 人 涉嫌與暴動有關,17 人涉及其他罪行,包括未能出示身份證明文件、 遊蕩罪、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等。上周二晚,警方經調查及諮詢法 律意見後,認為沒有足夠證據,故把 6 月 12 日以涉嫌遊蕩罪拘捕的 7 名男子及 1 名女子無條件釋放。我亦相信,即使律政司認為有證據 檢控其餘的被捕人士,本港獨立的司法制度仍然可以確保案件得到公 開、公平和公正的審訊。

大家須知道,維持治安是警方的職責。我們希望大家不要針對警 隊,因為面對如此大型而持久的示威行動,當值警員已承受無比巨大 的壓力,長時間被人指罵及挑釁下,難免出現情緒。然而,有些市民 不明白,往往對人不對事。近日有執勤的警員被人公開辱罵,也有警 員 及親人 遭 受 網絡欺凌,我甚至聽聞有警察的子女在學校遭同學指 罵。警員及親人被網絡"大起底",公開他們的個人資料,成為眾矢之 的,遭"起底"的人數多達 500 人,其中一人更在工作地點被滋擾,這是非理性及非法的行為,無疑是將仇恨情緒發泄在無辜的公僕身上。 這種風氣絕不應鼓勵,而且必須阻止。

當然,我們要公道,亦不應容許警察濫權或使用過分武力,但正 如我們處理涉嫌使用暴力行為的示威者一樣,必須有證有據。故此, 交由既有的懲治機制和司法程序處理,是最為公正、公平和公開的做 法。據知,警方投訴警察課至今收到 61 宗投訴,主要涉及毆打、態 度差和濫權等。

有人指沒有警員編號難以追究,但是,其實過去亦有經驗,沒有 警員編號也可以靠錄影片段、事發時間和地點追查到涉案警員。在這 次事件後不久,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監警會")公布成立三 層專案小組,包括秘書處、管理層和委員會,並有統一標準處理,所 有小組成員均有處理大型衝突的經驗。監警會亦承諾在檢視全部個案 後,會參考外國經驗,再提交報告。據我了解,日後法庭一旦審訊有 關個案,有關報告絕對有參考價值。

監警會亦非如部分社會人士所指的 "無牙老虎 ",正如 "朱經緯 案",其實監警會和投訴警察課早於 2015 年已將有關投訴列為毆打指 控證明屬實。更重要的是,監警會在是次案件中發揮了重要的角色。 有傳媒指出,監警會對於投訴警察課調查 "朱經緯案 "的結果不滿而 3 次"打回頭"。首次,投訴警察課稱無法證實毆打指控,監警會則要 求他們重新考慮改為證明屬實;第二次,投訴警察課將指控改為濫用 職權並列為證明屬實,而監警會亦拒絕接納;第三次,投訴警察課改 回毆打未能完全證明屬實,監警會亦將有關的結果發還。其後投訴警 察課考慮律政司的意見後,同意有關朱經緯毆打途人的指控證明屬 實,繼而向朱經緯發警告信,律政司於 2017 年亦落案提控朱經緯。

可能有人會認為我上述提到的過程稍長,但要確保公正和公平, 有需要時間反覆論證及給予上訴的機會,不可因為時間長而否定機制 所展現的程序公義。市民亦不要忘記"七警暗角打人案",最終 7 名警 務人員被法庭裁定罪名成立,各判處入獄兩年。因此,市民應對香港 的司法制度有信心。市民不是一直認為香港有引以 自 豪 的三權分立 嗎?香港法庭是有能力把關的。

不過,我不希望因為個別的懷疑個案或未經查證的濫權個案而抹 煞警隊的功勞。因此,我亦想向警隊說幾句話。首先,我要多謝他們。 我知道過去兩星期他們很辛苦,其他人可能無法理解他們承受的巨大壓力,但我們對他們有信心,因為他們是受過專業訓練的警察,即使 身處衝突場面也必然可以做好本分,嚴己克制,莫為小撮人的妄動行 為而憤怒,公道自在人心。我也奉勸那些連日來阻塞香港交通要道、 圍堵不同政府樓宇的示威人士適可而止。環球政治、經濟、社會的局 勢正處於詭異的變化,香港作為外向型的國際都市,隨時也處於風眼 之中,如果社會再繼續亂下去、撕裂和分化,未必有能力承受得住, 也會阻礙香港的健康發展進程。

香港港口的貨櫃吞吐量由去年 2 月至今年 4 月已連續下跌 15 個 月,今年首 4 個月的貨櫃吞吐量已較去年同期下跌 7%,未來的情況 未見有改善跡象,隨之而來的是香港經濟活動整體萎縮,中小微企必 然承受苦果。政府應該加快想辦法,推出紓困措施,與香港企業共渡 時艱。

就香港社會近年面對的問題,包括醫護人手短缺、公營房屋輪候 時間過長、土地不足的問題,政府也必須盡快推出立竿見影的回應措 施。因此,自由黨希望社會能夠盡快回復平靜,重回正軌,全力做好 經濟及民生方面的工作。但是,鑒於近日的社會氣氛仍然沸騰,自由 黨認同為免火上加油,宜休會待續,讓整體社會再多一些時間冷靜下 來,仔細想想香港社會如何可以繼續走下去。

代理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