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根據《議事規則》第 16(2)條動議的休會待續議案」發言 (2019年6月27日)

主席,今天很多非建制派議員問,建制派議員是否精神 分裂?為何他們上星期說先不要討論這項議題,希望氣氛變得祥和一 點,但這星期又提出討論?

主席,我相信在林太表示暫緩處理《逃犯條例》後,修例工作應 已告一段落。我記得,前任特首董建華在 2003 年決定不繼續就《基 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時說:"我們決定將條例草案押後恢復二讀"。 自從他說了"押後",從 2003 年至今已有 16 年,"押後"的意思可能就 是押後那麼多年。所以,上星期很多 議 員 希望大家不要討論這項議 題,因為社會上真的出現了分裂和分歧。

主席, 今年父親節,我家親戚當中有一對夫婦為了這事不斷爭 吵,爭論至臉紅耳赤,最後我對他們說:"你們在我面前討論政治, 我也不想討論,不如大家吃飯吧。"。我相信上星期是一個好時機, 大家可以靜一靜,停一停,因為這事應該告一段落。但是,日前有青 年人數次包圍警察總部、衝出馬路、包圍入境事務大樓,對不同政府 部門進行騷擾。除了沉澱外,我們是否需要就這事多表達意見?否 則,事情便會沒完沒了。

主席,我都誠心向所有香港市民包括自由黨的黨友道歉,因為這 事的起因是陳同佳案(即台灣殺人案),自由黨早已知道政府有意推出 修例工作,我們亦發現很多商界朋友感到十分擔憂,所以我們不斷與保安局開會,也提出很多曾在國內營商的朋友的憂慮。在與保安局長 時間討論後,保安局解釋,可將有關刑期的門檻提高至 7 年,國內有 追溯期的規定,以及刪除 9 項罪類後,我也發現絕大部分商界朋友沒 有機會觸犯相關法例。如果最有機會成為逃犯的商界也沒有問題,我 認為絕大部分香港人不會是逃犯,而且過去一段時間,我身邊沒有人 告訴我,他們是逃犯。所以,我們當時支持修訂《逃犯條例》也希望 盡快堵塞漏洞。不單為了陳同佳案,我們亦發現現時出現真空情況, 假設有市民在國外被殺,而兇手回到香港,當局便無法作出拘捕。如 果香港以外地方有人來港殺害香港市民,然後離開香港,當局亦無法 作出拘捕。所以,的確有需要堵塞這個漏洞。

為何我想向香港市民說對不起?因為我發現只有我們明白應修 訂《逃犯條例》,而且修例對絕大部分香港人沒有傷害,問題是很多 市民都不明白。6 月 9 日,很多市民上街示威,黨內領導表示,既然 那麼多市民不清楚有關情況,是否應該停一停?我們應該停一停,但 事情卻沒有停下來,所以我要致歉。主席,我要重申,《逃犯條例》 可以幫助香港配合國際打擊一些跨境罪行,本質並沒有錯,但我認 為,我們要多做工夫,令身邊朋友更明白。尤其是 6 月 12 日,很多 學生在前線與警務人員發生衝突,最後可能有人受傷,我們更認為在 市民不明白的時候,我們真的需要停一停,想一想。

然而,《逃犯條例》是否對香港人造成很大損害或很多人是逃犯? 過去一段時間,我留意到不同的報道,包括有人提到林榮基說他要避 走台灣。其實,大家認真看看《逃犯條例》便會知道,根據香港法例, 林榮基享有出版自由,沒有犯罪,一定不會被移交。因此,有關說法 不是事實。有些教會朋友表示,把《聖經》送交內地的人可能會被移 交,但事實上,宗教人士並不會被移交。有些記者亦表示,他們經常 批評國內情況,會否被移交大陸?香港享有新聞自由,兩地必須有同 等的法律制度才能作出移交安排,所以他們是不會被移交的。

主席,我們最近發現很多不同的影片,有朋友曾轉發 3 段影片給 我,拍得十分仔細,內容又好像劇集一樣,令我感到十分驚訝。其中 一段影片是有關賣豬肉的先生、另一段是有關記者爸爸,最後一段是 關於動物逃犯條例。我先談談有關賣豬肉先生的影片。很簡單,影片 內容記述他為了噪音問題與隔鄰檔主發生爭執,而隔鄰檔主認識國內 的人,最後他因以虛假衞生證明書入口豬肉而被拘捕並送到內地。

主席,要創作故事的話,也要清楚考慮真實的情況。豬肉必須經 過五豐行、廣南行和豬肉交易所等才能進入本港,買手其後才能拍賣 豬隻,再把豬隻交給前線豬肉檔切割。前線豬肉檔不會直接從國內申 請豬隻來港,也不會有機會行使虛假文件。所以,主席,這種事情根 本不會發生。

另一段影片是有關記者爸爸的,他因在內地違反交通規則而被移 交內地。沒錯,在香港違反交通規則,有機會被判監禁,最長刑期是 10 年,而在國內的刑罰亦相同,但據我所知,香港過往曾發生涉及 危險駕駛導致的較嚴重交通意外,其中一宗發生在 1983 年 7 月 14 日,邱先生衝越警方路障,並把一名警員拖行數百米,最後令他 死亡,但邱先生只被判監禁 4 年。

究竟違反交通規例的人會否被移交?主席,我覺得須視乎案情而 定,如果意外涉及內地人,例如他在港駕駛泥頭車,在有數萬人示威 的夏慤道行駛,意外撞死香港人,然後逃回內地,雖然這是交通意外, 但我們應否把他放生?我認為大家必須了解案情,我相信特首亦會把 關。

我想談談最後一段有關"動物逃犯條例"的影片,因為有關情況可 能較容易發生。影片中提到經濟方面,有人說以前有些國內貪官帶很 多贓款來港並入住四季酒店,他們離開香港以後,可能對我們的經濟 造成損失。我相信修訂《逃犯條例》獲得通過的話,有關情況便有機 會發生。他們過往可能買入很多香港物業,令香港樓價長期處於高 位,所以非建制派議員經常攻擊國內人推高香港樓價,令香港市民無 法置業,即使律師也沒辦法買樓,為何會有這種情況?因為大量熱錢 流入香港。無論如何,主席,事情已經過去,現時香港市民會否只是"杯 弓蛇影"呢?

不過,主席,現時法案已被煞停,有關人士提出了 5 項要求。第一, 要求政府"撤回"法案。關於"撤回"或"暫緩",我剛才也舉出一個例子, 前特首董建華在 2003 年推動"廿三條"立法,過了 16 年還沒有再提 出,所以,我認為《逃犯條例》已死,大家無需多想,也無需擔心。

第二項要求是釋放被捕者及不作檢控。主席,我想談談當天的現 場情況,由於我在另一個場合已提過一些細節,我在此不再重複。我 當時看到示威者先衝擊警方,雖然絕大部分示威者都是和平的,但我 很清晰看到一群人用磚頭、鐵板、鐵枝等攻擊警方。怎可以說那是一場和平示威呢?例如,有兩個教徒在教堂裏打鬥,最後有人殺死對 方,我們可否說兩人都是教徒,當時沒有發生命案,沒有人是兇手? 如果因政治或宗教原因而不作檢控,香港如何落實法治?

另一個訴求是希望收回"暴動"定性。主席,當天 8 位建制派議員 在場,難道他們都是暴徒又參與了暴動?只要示威者沒有參與攻擊, 不是暴動者,根本沒有問題,而且香港法官會把關。

主席,示威人士還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其實,監警會可負 責調查,而我相信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真正目的是打擊警方士氣。 不過,我想對香港市民說,警察一向都政治中立,但他們今次卻成為 磨心。請市民細心想清楚,過往香港警察如何幫助我們,在今次事件 中,如果他們不是被攻擊,他們一直都是被動的,他們從早上 8 時多 至下午 3 時都沒有動手。

今次事件之後,警務人員在網上被欺凌或被揭露資料,連他們的 家人在內共涉及 600 多人,警察總部也曾被包圍 16 個小時。我當天 看到有人擲雞蛋,我翻查資料得悉,這人曾因涉嫌強姦及非禮 1 名智 障人士而被判刑,但我從電視上看到全場人士為他歡呼。究竟發生了 甚麼事?襲擊警察的人是一名強姦犯,究竟香港人發生了甚麼事?

有醫護人員指警察到醫院拘捕疑犯,其實《警隊條例》第 232 章 第 50 條第(3)款清楚寫明,如任何警務人員有理由相信任何須予逮捕 的人已進入或置身在某處,則居住在該處或管理該處的人在該警務人 員......給予一切合理的便利,以便他在內搜查。其實,在醫院、別人 家中或立法會發生這些事情的話,我們都應提供協助。所以,我希望 醫護人員保持冷靜,不要因政治事件而把香港警察捲入其中。

最後,當天很多市民參與遊行,但參與遊行的市民是否全都支持 包圍警署、堵塞交通、到入境處搞破壞,甚至到 19 間領事館示威? 這是示威人士到領事館示威的照片,他們高舉"Liberate HK"的標語, 而這是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要求獨立時高舉標語的照片。當天遊行人士 要求撤回法案、包圍警署,還是支持香港獨立?我希望大家不要把所 有人捆綁在一起,我亦相信絕大部分香港市民的原意不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