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設施工程計劃超支 - 田北俊議員 (2014年12月3日)

政府早前發出新聞稿,表示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工程計劃("工程計劃")的開支可能會較核准預算超出50億元,出現超支的主要原因是近年建築工人工資水平、建築材料和機械等價格均向上調整,造成已批出及將批出的工程合約投標價及預算投標價高於2011年的核准預算開支。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  鑒於當局在其於今年10月14日向本會工務小組委員會提交的文件中表示,工程計劃的預算開支有需要提高,金額為"5億元以上",為何當局在11月6日(即在不足一個月後)發出的新聞稿卻顯示超支金額大幅提高至"約50億元";

(二)  工程計劃下各個可能超支的開支項目的核准預算開支及預計超支的款額;有否評估最終的超支金額會否超過50億元;如評估結果為會,原因為何;

(三)  預計何時就工程計劃向本會的工務小組委員會和財務委員會申請追加撥款;

(四)  有否評估工程計劃出現超支情況會否影響港珠澳大橋日後的收費;

(五)  會否考慮為工程計劃輸入外地建築工人,以解決因人手不足而導致工程延誤及成本上升的問題;

(六)  有否了解港珠澳大橋在珠海和澳門的相關工程的進度和有否出現超支情況,並與工程計劃的情況進行比較;如有,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及

(七)  有否措施確保工程計劃與珠海和澳門的相關工程的完工日期相配合,使港珠澳大橋如期啟用;如有,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

主席,就田北俊議員的質詢的7個部分,現答覆如下:

(一)至(四)  政府在今年10月14日發出立法會PWSCI(2014-15)7文件,載列預計在2014-2015年度立法會會期各政策局及工程部門提交工務小組委員會審議的共89項基本工程項目的資料摘要。其中一項為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工程。正如我們在文件附件2指出,由於該工程已批出/將批出的工程合約的投標價/預算投標價高於2011年時所作的預算,加上價格調整準備增加,我們需要稍後提請財務委員會批准提高工程計劃核准預算費,以應付最新預算的工程開支。該文件附件2設有標準格式,並已沿用多年,當中有關“擬議提高工程計劃核准預算費的暫定費用”部分設有3個標準分類─即“2億元以下”、“2億至5億元”,以及“5億元以上”。由於當時我們初步估計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工程的核准預算費需要提高大約50億元,就表格上的選項而言,屬於“5億元以上”的類別,故作這樣的預計。

其後,為回應一些媒體就該工程項目支出的報道,運輸及房屋局於11月6日發出新聞公報表明,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的工程費用,在2011年11月的核准預算費為304億3,390萬元;但按現時的初步估算,有關的核准預算費有需要提高大約50億元,主要原因是近年建築工人工資水平,以及建築材料和機械等價格均向上調整,造成已批出及將批出的工程合約投標價及預算投標價高於2011年時向立法會申請的預算。

路政署仍就工程的進展和新增費用,作深入評估。待最後確定後,我們會向於12月舉行的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詳細交代,並隨後依程序向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及財務委員會申請追加撥款。

香港口岸工程項目的開支由香港特區政府負責,與粵港澳三地政府合資興建的港珠澳大橋主橋工程帳目分開,所以香港口岸工程項目的追加撥款不會影響日後港珠澳大橋的收費。

(五)  就一些在本地難以覓得有關技術勞工的工種,香港口岸人工島填海工程曾於2012年經“補充勞工計劃”輸入200多名工人,而該批工人所負責的相關工序已大致完成。就香港口岸工程計劃的其他部分,若承建商未能聘得足夠的本地人手,可繼續透過“補充勞工計劃”向勞工處申請輸入勞工。

工程成本受多項因素影響,勞工成本只是其中之一。根據目前“補充勞工計劃”的規定,輸入勞工的工資不得低於本地同類工人的每月中位工資。

(六)及(七)  整個港珠澳大橋項目分為:(i)港珠澳大橋主橋;以及(ii)在三地各自的連接路及口岸。港珠澳大橋主橋工程處於內地水域,由大橋管理局進行;三地的口岸及連接路則由三方各自負責。港珠澳大橋各項工程既龐大且複雜,在設計及施工的過程中面對很多技術上的挑戰。三地政府一直不斷檢視各項工程的進度,以及時克服和處理有關困難,以期整個港珠澳大橋項目(包括主橋及三地的連接路及口岸)能同步開通,但一切要以安全和質量保證為大前提。

至於珠海和澳門的相關工程,鑒於它們由珠海政府和澳門政府各自負責,我們不便提供工程進度和支出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