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管推銷過程中舉行的抽獎遊戲或活動 - 邵家輝 (2017年6月28日)

有不少年輕創業者向本人反映,他們為了推銷產品和服務,引進了一些抽獎遊戲和活動,以吸引人流到訪實體或網上店鋪。然而,執法當局指稱他們在未領有「推廣生意的競賽牌照」或「有獎娛樂遊戲牌照」等相關牌照下經營博彩活動,並表示可能會引用《賭博條例》予以檢控。該等創業者又指出,該等遊戲和活動在鄰近地區頗為盛行而且在當地並不違法,但本地法例卻過於嚴厲,窒礙了他們發展業務,亦令他們提心吊膽。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過去三年,每年引用《賭博條例》就推銷過程中舉行抽獎遊戲或活動進行執法的詳情(包括發出口頭警告和提出檢控的個案數目分別為何,以及被定罪者的判罰);是否知悉有多少種涉及的遊戲或活動在鄰近地區可在無須申領牌照下合法地進行;

(二)相關牌照的現行規定和罰則於何時訂立;會否從方便營商的角度出發,並因應資訊科技的發展步伐和網上商貿活動的實況,就推銷過程中舉行抽獎遊戲或活動的規管進行檢討,包括檢視相關的牌照規定和罰則是否仍切合時宜;如會,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及

(三)鑑於有小本經營者指出,推廣生意的競賽牌照和有獎娛樂遊戲牌照的申請收費分別為港幣1,590元和3,200元,加上其他牌照條件(例如前者須要在香港流通的中、英文報章各一份公布抽獎結果,而後者則須領有公眾娛樂場所牌照),對他們來說是一筆為數不少的成本,當局會否考慮放寬該等牌照申請的條件和調低其收費?

民政事務局局長答覆:

主席:

就邵家輝議員的質詢,現答覆如下:

博彩遊戲種類繁多,各地有關博彩遊戲的法例或規管方式亦有差異,難以直接比較;而不同地方的社會經濟發展、文化背景、習慣觀念等客觀因素與香港不盡相同,其他地區的做法亦未必直接適用於香港。

在香港,規管博彩活動的《賭博條例》(第一四八章)在一九七七年頒布,並在一九八○年至二○○六年期間作多次修訂。

政府的政策是不鼓勵賭博。這是因為不受規管的賭博活動會帶來嚴重的社會問題,例如欺詐、未成年人士參與賭博、高利貸等,並可能成為黑社會和犯罪活動的收入來源。《賭博條例》下的相關罰則,正是為了阻嚇未經准許的賭博活動,避免市民受這些活動威脅。

過去三年(即二○一四至二○一七年三月),曾有一宗案件引用《賭博條例》第九條(即非法籌辦獎券活動)作出檢控,但被起訴人士最終獲判無罪。

「推廣生意的競賽」、「有獎娛樂遊戲」等活動涉及博彩遊戲,如未獲批准而進行這些活動,最高罰則與一般大眾認為較嚴重的賭博罪行一致,是為了避免別有用心的人利用這些名目作變相賭博;而為了達到阻嚇目的,我們認為現時的最高罰則是合適的。法庭會根據案情的嚴重性作判決。舉例來說,有商戶在未有申請「推廣生意的競賽牌照」下,在網上舉辦抽獎活動作宣傳,因此根據《賭博條例》第九條被控非法籌辦獎券活動;而《賭博條例》中規定,一經定罪可判處罰款最高500萬元及監禁七年。在衡量案情後,該商戶東主獲准以自簽1,000元守行為方式換取律政司不提證供起訴。

同樣地,在訂定牌照條件方面,政府亦是秉持不鼓勵賭博的原則而訂定。例如,政府不容許有關遊戲或競賽提供現金獎、要求贏取獎品的機會不應是參與「有獎娛樂遊戲」的唯一動機、「推廣生意的競賽」籌辦者不得收取參賽費用,而競賽不得成為該業務的核心部分或吸引力來源等。

此外,部分牌照條件是為了保障參與者的安全和權益而訂立。舉例來說,議員提及「有獎娛樂遊戲牌照」的其中一項規定,是舉辦「有獎娛樂遊戲」的處所,必須領有《公眾娛樂場所條例》下的相關牌照。這是因為「有獎娛樂遊戲」一般會吸引人流聚集,所以我們要求有關持牌處所符合相關的安全要求,以保障公眾安全和秩序。

至於議員提及的另一項「推廣生意的競賽牌照」的條件,是要求籌辦者由競賽遊戲抽籤或評選日期起計十天內,須在香港流通的中文及英文報章各一份公布結果詳情,並將有關剪報的副本一份送交牌照處。有關牌照條件是為了確保持牌人會以公開、透明方式公布抽奬結果,保障參與者的權益。

政府會因應實際情況,檢討有關條文規定,在方便營商和保障公眾利益間取得平衡。例如剛剛提及在報紙上公布競賽遊戲結果的規定,便曾於二○○二年修訂,由「須由抽籤日期起計七天內,在兩份中文及兩份英文報章公布」,放寬為現時「由抽籤日期起計十天內,在一份中文及一份英文報章公布」;而因應時代轉變,牌照處現時亦接受籌辦者於網上報章刊登結果,但顧及部分市民或仍未習慣網上閱讀,牌照事務處要求持牌人須在至少一份印刷報章刊登抽獎結果。

至於牌照收費方面,政府現時政策是收費水平一般應訂於足以收回提供有關服務所需全部成本。《賭博條例》下各項牌照收費是以按同一「用者自付」的原則釐定,旨在向申請人收回簽發牌照的成本。牌照處會定期檢討牌照收費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