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基層醫療服務 - 張宇人 (2018年1月10日)

近日有病人團體指出,許多西方國家的醫療系統預防和醫治疾病並重,而且提供以人為本的基層醫療服務(例如在家護理),但香港的醫療系統過於側重治病,因此有必要急起直追。行政長官於去年十月就其《施政報告》向本會發言時表示,會全力支持發展基層醫療服務的規劃和落實制訂藍圖。政府於去年十一月底成立的基層醫療健康發展督導委員會(督導委員會)會為基層醫療服務的可持續發展制訂藍圖。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當局有否制訂本港適用的「基層醫療」的定義;如有,詳情為何,以及當局在制訂該定義時,有否參考外國的做法;如尚未制訂,會否把該工作交由督導委員會負責;如會,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二)當局估計有系統地發展基層醫療服務需要多少醫療、護理及其他相關界別的人手;去年中公布的《醫療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策略檢討報告》所載的醫療專業人手推算,是否已顧及發展本港基層醫療服務所需的人手;如否,會否就發展基層醫療服務重新進行人力規劃;如會,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及

(三)是否知悉就基層醫療服務的可持續發展,督導委員會的具體工作計劃及提交藍圖時間表為何?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答覆:

主席:

就張宇人議員的提問,我回答如下:

(一)一九七八年,世界衞生組織(世衞)通過了《阿拉木圖宣言》,認為基層醫療是達致「全民健康」的關鍵。這份宣言啟發了世界各國積極推動基層醫療,並正式確認了強健的基層醫療系統的關鍵性角色。二○○八年世衞發表的世界衞生報告《基層醫療:過去重要,現在更重要》,再度確認有需要加強基層醫療。而二○○九年世界衞生大會就基層醫療政策所作的決議,更進一步強調這點。

就香港而言,一九九○年基層醫療健康檢討委員會的報告及食物及衞生局於二○一○年十二月發表的《香港的基層醫療發展策略文件》均指出,基層醫療是個人和家庭在一個持續醫護過程當中的首個接觸點,為他們提供方便、全面、持續、協調和以人為中心並配合其家庭及社區環境的護理。

自一九九○年起,政府採取了多項措施以改善公營系統的基層醫療服務,並透過衞生署的服務(例如學生健康服務、婦女健康服務和長者健康服務等),加強為社區內特定人口組別而設的健康促進及疾病預防服務。策略文件發表後,衞生署則推出了一系列基層醫療措施,包括制定基層醫療概念模式和參考概覽、制定基層醫療指南、成立社區健康中心,以及推出長者醫療券和疫苗資助計劃等。在制定和推行基層醫療服務時,我們已參考世衞的相關文件及建議。

(二)政府在二○一七年中發表《醫療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策略檢討》報告。在人力規劃方面,醫療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策略檢討督導委員會委託了香港大學(港大)為本港13個須進行法定註冊的醫療專業進行人力推算。港大建立了一套既切合本地情況,又可按個別專業不同的使用率參數作出調整的通用人力推算模型。此人力推算模型旨在量化醫療專業人員人手的推算需求與供應之間的差距。這個模型除了考慮醫療、社福及教育界別的需求外,也同時考慮基層、第二層和第三層護理服務的需求。

具體而言,港大採用過往的醫療服務使用量數據及本港的人口預測數字,再以現有的服務水平和模式推算出按年齡和性別劃分的人口組別的醫療服務使用量,其後按外在因素及政策影響的需求(包括公私營醫院的最新發展,以及公營及受資助界別的已知和已規劃計劃)再作調整。社福界別(包括老人服務及復康服務的計劃)和教育局(特殊教育服務的計劃)的服務亦已計及在不同醫療人員的需求推算。

為繼續監察醫療專業人員的人手情況,政府會配合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的三年規劃期,每三年進行一次醫療專業人員人力規劃和推算工作。二○一九/二○至二○二一/二二學年的三年期人力推算工作將於二○一八年稍後時間展開。在進行醫療人力規劃,食物及衞生局會與其他相關政策局及部門評估各醫療專業的人力狀況,盡量涵蓋所有已知和已規劃服務/發展,包括最新的基層醫療服務發展,並諮詢各個專業的相關持份者。

(三)基層醫療健康發展督導委員會將從人力和設施配套、夥伴模式、社區參與,和規劃及評估架構等方面考慮基層醫療健康服務的發展策略和制定藍圖。委員會將檢討提供基層醫療健康服務的軟件和硬件的效率及效能、強化醫社不同界別之間的聯繫及公私營合作、鼓勵市民採取措施預防疾病、提高他們的自顧和家居照顧能力、加強他們的健康意識及推動健康管理。委員會亦會借助大數據以規劃最切合社區需要的策略,以加強地區層面的基層醫療健康服務。同時,為進一步體驗醫社合作的成效,食物及衞生局已成立工作小組,於兩年籌備內設立葵青區地區康健中心試點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