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務人員對在示威中採訪的記者使用武力【補充急切質詢】 - 邵家輝 (2019年6月19日)

主席,在 6 月 12 日,香港發生了一宗不幸事件,我相 信全香港也沒有人是贏家。我對受傷的示威者和警務人員予以慰問。

當日建制派議員早已集合在一起,而當時每位議員也使用手機收 看不同電視台的現場直播,包括無綫、有線及 Now TV。市民也看到, 最初情況尚算平靜,但直至下午約 3 時,Now TV 新聞台的報道清楚 顯示,一群示威人士以磚頭、鐵通和木板襲擊警務人員,意圖衝擊和 進入立法會。警員需不斷後退至接近玻璃門前。主席,我的同事都感 到很奇怪,為何除了 Now TV 外,其他電視台當時均沒有播出這個畫 面?當時收看其他電視台的香港市民,可能會認為情況頗平靜,但事 實上,Now TV 拍攝的畫面清楚顯示,示威者先攻擊警方,意圖衝進 立法會。

其後,我也問過當時在現場的立法會保安人員。他們也表示,當 時現場的數千名示威者,幾乎衝進玻璃門進入立法會。警方在那一刻 是否應該退開,讓看似失去理性的示威者衝進立法會?當時,其他議 員、眾多保安人員及議員助理均身處立法會大樓內。如果示威者闖進 立法會大樓後失去理性,影響了我們的人身安全,這又是否大家想看 到的情況?

主席,目前為止,特首已經表示會暫緩修例,而很多香港市民也 紓了一些怨氣。相反,現時有不少警務人員表示,他們在不同地方受 到欺凌。我在網上看到一篇文章,指一名警務人員向他 6 歲的女兒寫 了一封信,指女兒問他是否不想繼續做警察。我看完這篇文章後差點 落淚。主席,警察負責保護香港市民,他們一直保持政治中立。我相 信,今天如果有一群持反對意見的人士衝擊非建制派議員,警察同樣 會挺身保護他們。

我想問局長,現時有甚麼方法可以有助警務人員重振士氣?現時 社會上已有人聲言要欺凌他們的子女;而在醫院,醫護人員又指他們 是"黑警"、"警狗",當局可以如何改善這種情況?

保安局局長口頭答覆:

主席,首先,我希望大家了解,在 6 月 12 日當天的人 群數目超過數萬人。正如邵議員剛才所說,當中有部分人士衝擊立法 會的防線,並使用了大量暴力。我亦同意,在其他地方的示威群眾沒 有使用暴力,他們只是集會表達意見。

邵議員剛才提及某電視台的直播,我亦有看過相關影片。就此, 我希望大家知道,縱然其他地方的情況未必涉及暴力,多數示威者只 是想表達個人意見,但確實有報道指出,當日 3 時後,有不同人士, 特別是位於前方的人士,挖出道路上的磚塊,使用大量武力襲擊警 員,這是有關電視台直播中由新聞工作者說出的事實。報道亦提到, 約在 3 時 40 分,示威者超越警方的防線,由添華道一直衝到立法會 大樓的示威區,同時將鐵馬搬到示威區。警方雖然增派人手,但示威 者已進入立法會大樓範圍,並不斷投擲雜物,以及開始發生一些較"埋 身"的推撞。當時更有記者表示現場有火。有示威者投擲物品後出現 冒火、冒煙的混亂情況,而警方則一直向後撤退。就此,我希望大家 明白,當時的確出現嚴重暴力事件,特別是在立法會大樓現場;而警 務處處長亦曾表示,對於其他地方沒有使用暴力的人士,警方也盡量 方便他們,讓他們進行表達言論自由的活動。

至於邵議員剛才提及的互聯網欺凌,無論如何,即使有市民不同 意警方的行動,但警隊只是恪守自身崗位和執行職務。當香港發生罪 案時,仍有賴警方協助調查。然而,一些互聯網上的帖文,的確令人 不禁要問:市民和警方是否要如此敵對?市民當然有表達意見的權 利,但警方也必須履行職務,以維護公共安全和公共秩序,從而保障 市民的利益。

我看到的其中一則帖文聲稱,建立校園欺凌警員子女的文化,可 以令警員子女"歸邊",並揚言要把他們欺負至跳樓;也有意見認為, 建立校園欺凌警員子女的文化,讓同學們在學校對抗警員的子女,有 助向有子女的警員傳遞"禍必及妻兒"的信息,讓仇恨得到伸張。我認 為這些宣泄仇恨的做法,對所有人均沒有好處。

我明白絕大部分市民均是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表達意見,但也希 望大家明白,香港有賴警隊維持治安;市民需要求助時,特別是在涉 及刑事罪行的情況,也要依賴警方提供協助。雙方如此對立,對大家 也沒有好處。當然,我也留意到個人資料私隱專員針對近期發生的某 些事件表達了意見,呼籲市民不應發放其他人士的個人資料。這樣做 除了對大家也沒有好處外,亦有可能觸犯法律。

我希望,市民即使對政府有不滿意的地方,也不要宣泄在警隊身 上。警務人員只是盡忠職守,維持公共安全和公共秩序。當他們受到 嚴重暴力襲擊時,必須採取適當的行動,以解除暴力威脅。我重申, 警隊致力維護香港整體的穩定和治安,希望市民明白和理解,並持同 理心處理大家不同的意見,以和平、理性的方法盡快化解香港的矛盾 和紛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