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主權基金值得香港參考 – 鍾國斌 (2014年10月24日)

立法會北歐三國之行的第二站是挪威,在這個行程中,我對政府全球養老基金(The Government Pension Fund Global,簡稱GPFG)最感興趣。作為全球最大的主權基金,GPFG掌管着接近七萬億港元的巨額資金,其運作模式應可為香港的外匯基金帶來一點啟示。

GPFG六成投資於股票

GPFG的資金來源自北海油田的石油收益,主要目的是為了更好地應對未來不斷上升的社會福利開支。GPFG的投資策略一開始時相當保守,將全部資金投放於債券。但自一九九八年起,基金約四成投資已轉為股票。而根據現時挪威財政部的投資指示,基金應有六成投資於股票,三成半至四成投資於定息證券,不多於百分之五投資於房地產。地區方面,約有四成投資於美國,四成投資於歐洲,兩成投資於亞洲。財政部的代表向我們表示,基金近年之所以減少債券的投資,是因為評估到未來一段長時間投資債券的風險高於回報,投資價值下跌。不過,他表示基金並不擔心高風險,反而已計畫承擔更大的投資風險以提高收益,包括增加亞洲的投資比重,首次進軍東南亞的投資項目,並會大幅提高房地產的投資比重。

事實上,要管理規模如此龐大的基金委實不容易,而要持續令基金表現理想更是難上加難。但觀乎基金近年的表現並不差,以今年第二季計算,過去五年的年度淨回報率達百分之九點一六,過去三年達百分之七點四。自九八年採用較進取的投資策略以來,截至二○一三年底錄得百分之五點七的平均年回報。如此理想的投資收益,實在令許多身陷債務危機當中的歐洲國家羨慕不已。

反觀香港,外匯基金的投資策略一向保守,現時超過三萬億港元的外匯基金中,約有三分之二是債券,股票比重只佔六分之一,回報一直不算理想。截至今年一月,過去三年的平均回報率為百分之二點七,過去五年為百分之三點五,去年二○一三年的回報率更只得百分之二點七。

因此,近年一直有意見認為外匯基金的投資應更加進取,而自由黨亦一直認為目前基金的運作根本未足以發揮最大的效用,某程度上來說,也是浪費了納稅人的金錢。

應令投資收益最大化

無可否認,外匯基金的首要目的是保障香港的金融穩定,而非賺取回報,不能完全和GPFG相比較。然而,本港外匯基金已累積了龐大的數額,目前已達香港流通貨幣的七倍多,政府實在應該認真檢討基金的投資策略,研究如何在有限度風險之內,令投資收益最大化。例如可加強檢視持有債券資產的風險和回報,以及優化由二○○八年起開展的多元化投資策略。

只要能進一步提高外匯基金的投資收益,並用以支付持續上升的公共政策開支,相信許多目前的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社會不必再經常為錢從何來去煩惱,不須為了增加新的開支而拆東牆補西牆,或直接向中小企和市民開刀。可見,優化外匯基金的運作,是政府亟須研究的課題。而挪威主權基金相信可成為政府借鏡的一個好例子。

鍾國斌
載於  星島日報 每日雜誌
2014年10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