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的啟示 - 鍾國斌 (2014年11月6日)

立法會多位議員早前組成代表團,前往北歐三國的芬蘭、挪威和丹麥進行了為期八天的訪問。我作為團中少數的商界代表,自然對三國的經濟發展特別留意,這篇文章我會特別介紹第一站芬蘭發展創新科技的一些經驗。

芬蘭多年來都非常重視發展創新科技產業,2012年用於研發的總開支就佔其本地生產總值的3.6%,比例在國際上屬於高水平。而Tekes國家技術創新局就正是推動產業發展的重要機構之一,受其資助的知名企業包括曾經雄霸全球的諾基亞手機和風靡各國的手機遊戯Angry Birds的開發公司。Tekes資金全由公帑支持,在2014年芬蘭政府約200億港元的科技研發總資助額中,就有26%分配予Tekes,是單一機構接受的最大額資助。然而,其作風卻頗為主動,毫不官僚,會時刻留意市場的形勢,選定一些重點支持的領域,並特別支持涉及中小企的項目。此外,Tekes亦會鼓勵企業在早期研發階段就與局方的專家接觸聽取專業意見,在過程中不斷優化項目,做法比香港要積極得多。

事實上,政府對科技產業的支持比較令人失望。例如99年成立的創新及科技基金,50億元的啟動資金竟然足夠用到現在。而且,這些基金的審批過程繁複,效率偏低,令許多有絶妙創新意念和技術,但資金和經驗不足的中小型科技企業未能受惠。有時即使企業千辛萬苦研製出產品,政府亦不願支持。例如早幾年理工大學發明的電動車My Car,就是一個例子。可見政府實在有必要反思目前推動創新科技產業的不足之處。即使政府即將成立創新及科技局,如果不改變目前的做法,相信亦難以令創新科技產業脫胎換骨,更上一層樓。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跨黨派的國會未來委員會(Committee for the Future)。這個獨特的委員會在國際上可謂只此一家,主要目的是就國家未來面對的機遇和挑戰作出討論和研究,並提供政策建議。這個平台的目的就是希望可以凝聚共識,並确保政策並不會因為政黨輪替而導致不能延續。這個設計對今日的香港尤其具有參考價值。

鍾國斌
載於  資本壹周  立會珠璣
2014年1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