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歧視條例》不應變僱主法律陷阱 - 易志明 (2014年10月23日)

政府早前向立法會建議修訂《性別歧視條例》,保障服務提供者免遭顧客性騷擾。目前條例規定任何人如在向某人要約提供或提供貨品、設施或服務的過程中,對該人作出性騷擾,即屬違法。可是,條例卻未有將顧客對服務提供者的性騷擾行為定性為違法行為。條例單方面保障顧客,卻未能保障服務提供者免受性騷擾,存在明顯漏洞。 

本港經濟以服務性行業為主,截至2012 年,服務性行業佔本地生產總值約93%,有超過320萬勞動人口從事各種不同的服務性行業,佔整體勞動人口超過87%。當局應儘快堵塞現行法律漏洞,保障為數眾多的服務性行業從業員。

與此同時,僱主在條例修訂後的法律責任引起各方關注。雖然當局表明目前建議的修訂案並沒有建議僱主須為顧客在工作場所性騷擾其僱員的行為負責,但我們留意到平機會於現正進行的「歧視條例檢討」公眾諮詢中建議,僱主對僱員受到顧客﹑租戶或任何無僱傭關係的第三方騷擾須負上法律責任。

平機會的建議不合理地擴大《性別歧視條例》的適用範疇。服務性行業客人的流動性很大,尤其在零售﹑餐飲等行業,每天客來客往,招待的顧客數目龐大。僱主對客人的背景了解有限,難以預先篩選顧客以保障僱員免受性騷擾。若然要僱主對僱員在工作場所受到顧客性騷擾負上法律責任,僱主隨時誤墮法網,成為個別行為不檢的客人的代罪羔羊,對僱主極之不公。

再者,服務性行業前線員工與僱客互動頻繁,兩者發生糾紛,服務員於言語或肢體方面感到被冒犯並不罕見。僱主不是執法者,也不可能監察每位僱員與客人的互動,難以如平機會所要求的,採取措施去調查或預防騷擾再發生。僱主只能為僱員提供培訓,教導前線服務提供者自我保護。

制定法例需要考慮實際情況,亦要平衡各方面的權益。香港以服務性行業為主,有關修訂牽連甚廣。當局應審慎制定修訂案,在保障服務提供者同時,不應要求僱主負上難以執行的責任,以免修訂後的條例成為廣大僱主的法律陷阱。

易志明
載於  資本壹周  立會珠璣
2014年10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