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形之手堪憂 - 鍾國斌 (2015年8月27日)  

特首梁振英日前(8月25日)在多份報章發表數千字長文,高調回應本人對他「適度有為」政策的評論,並強調「對事不對人」和感謝本人意見。欣見特首非常重視本人的論點,也足見特首亦明白社會上其實有不少聲音贊同維持自由市場。

香港奉行多年的「積極不干預」政策是一直賴以成功的基石,政府不應直接插手商業運作和企業決策,但有責任建立良好的營商環境,並非無所作為。「積極不干預」與「適度有為」,其實並不對立,政府的「有為」應該是為社會、工商、企業提供良好、穩定、公平的營商環境,而不是全面操控市場。

特首在文中重申競選政綱上所說︰「香港是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政府應該適度有為,以尊重市場機制為前提,更積極發揮市場推動者和引導者的作用,促進經濟發展。」。但正如本人之前所說,政府行政人員從來不稔熟商業運作模式,若然事事插手,只會弄巧反拙,甚至造成好心做壞事,政府能夠有認識地去介入商業發展的成功實例不多。

而且,文中提出前財政司郭伯偉對「積極不干預」政策所作出的詮釋,似乎混淆了郭伯偉只是倡導「自由放任」的「不干預」政策,而另一位前財政司夏鼎基才是提出「積極不干預」政策概念的始創者。夏鼎基在1980年向香港工業總會發表的演說中,闡述何謂「積極不干預」政策,並且特別強調「積極」二字的含意。當時他是以「積極」來形容「不干預」,亦即「當政府遇到要求作出干預的建議時,不會純粹因為其性質而慣性認為建議不正確。相反,政府會因應當前和將來可能會出現的形勢,權衡輕重,仔細考慮支持和反對採取干預行動的理據,然後政府才作出積極的決定,研判利害所在」。

換言之,香港一直以來行之有效的「積極不干預」政策,並非等同美國芝加哥學派的經濟學大師佛利民(Milton Friedman)所提倡的「自由放任資本主義」,而是在有條件和經權衡輕重之後,根據實際情況而盡量不會作出干預的施政理念。

特首在文中開首便指出自由黨於去年《施政報告》諮詢時,本人向政府提出協助港商在緬甸設立「香港工業園」的建議,比他主張的「適度有為」更加「有為」。但若細心一想,這個說法並非正確,因為政府向工商界提供協助,只可以說是「支持」而非「干預」或「參與」;業界發現機遇,要求政府協助,性質上絕對不是要政府隨意伸出「有形之手」調控市場。

況且,若特首仔細審視整件事,便可知道自由黨在要求政府協助港商到緬甸投資一事上,其實只是要求特區政府與當地政府商議保障港商投資的協定,而並非由政府直接撥款投資。其後,越南爆發反華示威衝擊華資企業,當地和香港沒有類似協議,港商求助無門,正好說明我們要求政府協助港商向外地爭取投資保障協議確是十分重要,這是民間團體或商界沒辦法做到的,只有政府與政府之間直接對口才能做到,也是政府應該做的事情。如果一個政府連塑造有利營商環境也做不好,便是這個政府的失責。

鍾國斌
載於 信報 時事評論 
2015年8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