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市場不應干預 勿損香港金漆招牌 - 鍾國斌 (2015年8月20日) 

香港多年來獲評全球最自由經濟城市之一,金漆招牌得來不易,要在瞬息萬變的國際經濟市場保持優勢,就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政府需要提出適切的政策,營造有利的營商環境。然而,特首梁振英近日接受新華社專訪時,重提政府發展經濟須放棄「積極不干預思維」,令人擔心過度干預市場會適得其反,或會讓人有操控市場的錯覺。

梁振英在專訪中重提政府必須放棄「積極不干預思維」,並且要「適度有為」地引導和配合企業,筆者認為這個說法要小心拿揑,政府在某些議題或有干預需要,或者當自由市場受到外來力量干擾而不能正常運作時,政府作出相應措施,適度「干預」,也屬合理,但要「干預」多少就要小心考慮,因為香港能吸引外資,正是因其「自由」的獨特模式,商家只要有機會和有利的環境,自然能夠在市場成功。

干預政策嚇退投資者

其實,積極不干預政策已行之多年,政府一直不會直接插手商業運作,而是着重建立優質的營商環境,這是香港向來賴以成功的基石,結果有目共睹,加上香港已有完善健全的制度,政府只需要在現行政策上作出調整便可以了,若一刀切地全面向自由市場施加「有形之手」,可能適得其反,嚴重的更可能予人操控市場的壞印象,嚇退外來投資者。

筆者同意面對新世代的國際經濟形勢,政府確是應該有所作為,但要做的只是提出適切和公正的政策,塑造有利的營商環境,這樣商界便自然懂得發揮。政府人員絕對不應隨意向自由市場有所作為,因為政府的專長從來不是商業範疇。

未貫徹歷屆施政

從過去的實例來看,政府參與經濟發展,也沒有實質成效,而且商界能夠從中得益的不多,最後可能破壞營商環境,甚至惹來「官商勾結」之嫌。回看董建華任特首的年代,提出發展「中藥港」、「鮮花港」、「物流園區」等計畫,曾蔭權也在○九年的《施政報告》中,提出推動發展包括醫療、創新科技、文化創意、環保、教育、檢測和認證等「六大優勢產業」,但最終也是不了了之。這正是由於歷任政府之間的施政欠缺連貫性,新任政府不會繼續推行過去政府的政策所致。

又如近期港視(香港電視網絡有限公司)不獲發牌一事,有製作有投資但也因為政府的決策而告吹,最終只會影響外來投資的信心,政府插手市場太深,反而會適得其反。

又例如中港兩地政府在過去十多年來推行CEPA(即《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致力建立更緊密經濟合作和融合上做了很多工作,然而實質上能夠從中受惠、打入市場的香港商界、中小企只有少數,因為很多時候「大門開了,小門未開」,大政策定好了,地方上的措施未能配合。特區政府真正需要做的是提出有效的措施,令宏觀政策的「大門」開放後,地方行政上的「小門」也緊隨開放,讓企業更容易進入市場,方便營商,做到真的能讓大小企業受惠於推動經濟發展的政策,這才是對症下藥。

不宜仿效獅城南韓

再者,梁振英提出要「適度有為」地引導和配合企業的其中一個理據,是想仿效新加坡和南韓的發展,可是,不可以忽略的是兩地近年推行的經濟發展策略,是得到政黨背後的支持,或通過一個強勢政府去推動。以目前香港日益激烈的社會矛盾,沒有民意支持的梁振英政府處於弱勢,根本難以推動大型發展政策。

所以,筆者認為,目前梁振英要做的應該不是讓政府去插手主導市場,而是盡力保持香港固有的良好營商環境,讓商界有機會好好發揮,這才是香港可以繼往開來、發展向前的正路。

鍾國斌 
載於 星島日報 來論 
2015年8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