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現象的核心:不合法競爭是否公平? - 易志明 (2015年9月18日)

近期,的士及Uber成為城中熱話。對於有指的士業界反對Uber是基於保護主義,扼殺科技的發展,我認為有關指摘對的士業界有欠公允。作為立法會議員,對於公共交通服務,我所關注的事項有三,一是有關服務是否合法、二是公眾是否獲得保障、三是有關服務是否在公平競爭下進行。

業界針對白牌車

的士業界並不反對Uber或其他類似創新科技的營運模式,而且認同該模式有助增加車隊使用率、提高司機收入。現時的士業界亦有嘗試手機應用程式,並且正因應社會的訴求,研究開發一個中央召喚的士手機應用程式,以紓緩市民特別於繁忙時間截不到的士的問題。

的士業界目前針對的是非法「白牌車」,通過手機應用程式開發商招募沒有出租車證的車輛提供非法載客取酬服務,的士業界認為是製造不公平的競爭。的士是香港法定的交通工具,受香港法例監管,為保障乘客,的士司機須經考核、的士收費受政府監管、作為商用車的的士須每年進行兩次驗車、的士第三者保險的費用更遠較一般車輛為高。在嚴謹的監管下,的士經營成本高昂,發展空間受限制。假若允許沒有出租車證的非法「白牌車」提供載客取酬服務,而這些司機毋須考核,車輛規格及所收取的車資均不受監管,對乘客固然沒有保障,對的士業界而言明顯是一個不公平的競爭。

雖然Uber聲稱會提供全球保險,但乘客是否獲得適當的、可行的保障確實不得而知。根據香港保險業聯會(保聯)就「私家車在沒有適當牌照下提供取酬載客服務與保險的關係」發出的聲明表示,「保險並不保障任何違反公共政策的非法/犯罪行為」,這意味着該非法載客取酬車輛的第三者保險將會自動失效。一旦意外發生,乘客及其他道路使用者將會因這些沒有出租車證的非法「白牌車」而失去保障。

考慮推出豪華的士服務

事實上,Uber的存在清楚顯示有部分市民並不滿足於現有的公共交通服務,他們願意多付車資換取更優質的服務。因此的士業界正積極考慮推出豪華的士服務。為回應市民對改善的士服務的訴求,除研究開發的士業界所屬的手機定位與召喚應用程式外,業界會考慮在應用程式內加設對司機的評分機制,並通過賞罰制度以鼓勵司機提供更優質的服務。

至於目前規管交通的法例,我認為是有檢討的必要。當年制定法例時,智能手機並不普及;正因如此,「一車十三機」的出現就是法例的漏洞所衍生,威脅道路使用者的安全。我曾於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提出「促請政府研究立法規管的士司機在駕駛時使用智能電話的危險情況」,但政府卻遲遲沒有任何回應。我希望政府能就一些不合時宜的道路法例進行檢討,促使法例與時並進,配合社會的發展。

的士業界有約五萬名現職司機,良莠不齊,但今日普遍市民認為的士服務未如理想,雖然當中是因一小撮害群之馬所造成,但業界不能不正視市民的聲音,積極落實改善方案,在現時合法的框架下,致力提供優質服務,挽回市民對乘坐的士的信心。(文章僅屬個人觀點)

易志明
載於 星島日報 每日雜誌
2015年9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