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跑」財務安排不可行? - 易志明 (2015年10月7日)

興建機場第三條跑道(「三跑」)系統的造價高達1415億元,無疑令不少市民對此表示關注。現時機場管理局(機管局)將採取多渠道的融資方案,除建議不向政府派息,以及把每年盈餘投入項目外,機管局還會向離境乘客徵收機場建設費及向外融資。

在9月8日的「三跑」諮詢委員會會議上,機管局表示會因應社會意見,調低原計劃收取180元的機場建設費,以減少對乘客的負擔,對此我表示歡迎。不過,為免因調低機場建設費而大幅增加向外融資的規模,我支持機管局按短、長途客、機艙等級收取不同費用,一則可制訂更公平的收費水平,二則可減低向外融資的規模。

前天文台長林超英曾於電台節目回應有關融資安排,他不贊同機管局建議以「共同承擔、用者自付」的原則為興建「三跑」的融資安排,對機管局的還款能力更有所質疑。林超英認為機場是公共設施,應由公帑維持運作,興建「三跑」系統應由政府出資。

事實上,若考慮機場作為基礎建設的因素,我並不反對政府直接撥款以公帑興建「三跑」系統,因為我亦經常要求政府為支持物流業的發展為前提,興建工廈倉庫作為物流基礎建設,再以鼓勵性的價格租予中小企,令他們不會受市場過高的租金所影響。

不過,若以機管局「用者自付」原則作融資安排,即凡使用機場的旅客、航空公司、在機場運作的營運者,均須分擔建設成本,亦不無道理,因為社會上確實有部分人從不使用機場,若要求他們共同負擔興建機場的費用,也確實有欠公允。

現時機管局既然主動牽頭,為機場的未來發展自行承擔融資安排,為何我們卻要倒過來要求政府出資興建「三跑」?再者,雖然現時庫房資金充裕,但面對人口老化與多項基建工程嚴重超支,政府的財政還是有一定壓力的。

至於機管局的還款能力,林先生指出,機管局過去十多年的盈利有200億元,主要是因機管局壓縮了不少基建工程所致。但自1998年以後,機管局在新機場的所有新建設,例如北衞星客運廊、二號客運大樓、即將落成啟用的中場客運廊等,均是自資興建,涉及金額已超過300億元,這還沒有計算自2003/04年度至2013/14年度共11年間向政府派發的356.8億港元股息和股本金!因此,若林先生估計機管局每年的實際盈利能力只有20億元是準確,機管局理應沒有能力派息與自資興建多項改善工程。

既然機管局擁有AAA信貸評級,證明其財務非常穩健。再者,機管局的股權百分百由政府擁有,確實有能力在市場上籌集足夠資金,以填補資金差額,並支付相關的償債費用。事實上,現時就興建「三跑」系統的多渠道融資方案,機管局是參考了其財務顧問意見後才提出;政府也委聘顧問就有關財務安排建議作審核,在雙重審核下,相信建議是符合機管局一直貫徹「審慎理財」的商業原則。

與此同時,立法會在新一年度的會期將會成立小組委員會研究及跟進與「三跑」系統有關的事宜,當中包括財務安排,經多重關卡的審核,最後的融資安排應是在可行和合理下進行。

對於興建「三跑」,我是全力支持的。正因有經營航空貨運的航空公司向我表示,近年香港國際機場已近飽和,難有空間安排額外貨機上落,因此,一些空運貨物已轉到鄰近機場,令香港失去一定商機。

面對鄰近地區積極發展航空業,高速擴建機場設施,香港應盡快展開興建「三跑」系統的工程,加強其擴容能力,否則香港航空樞紐地位有隨時被鄰近城市取代的危機,連帶佔香港本地生產總值超過半成的四大經濟支柱之一的物流業,均會面臨嚴重影響。

易志明
載於 信報財經新聞 時事評論
2015年10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