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港獨主義由討論2047 開始  - 田北俊 (2016年4月15日) 

近期前學民思潮、青年新政等年輕組織相繼組黨,加上「本民前」於早前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成功取得6 萬多票,「本土自決」一下子成為了政壇熱議的話題,而「港獨」這個敏感詞亦變成中央政府得面對的頭痛問題。 

香港自1997 年回歸以來,經歷過1998 年亞洲金融風暴、2003年沙士再到2008年金融海嘯,其時就算環境再差,港獨也不曾成氣候。就算在艱苦的歲月,絕大多數香港人,也樂意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但為何在今天中國國勢日隆、香港基本零失業的景况下,本土乃至港獨派反會獲得不少支持?我認為,年輕人之所以提出前途自決的主張,並獲得一定支持,主要源於不少人對香港的前途信心不足。 

言論偏鋒敗事有餘 

前幾天,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中國社科院法學所副所長莫紀宏在分析當前港獨問題時,竟提出香港應樹立新法治觀,以中國憲法為原則和依據的法治觀,去取締香港行之有效的普通法制。而這番言論一出,即引起本港輿論嘩然,實為意料中事。 

要知道,法治是所有香港人認同的核心價值,並且是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基石,而香港法治的基礎和實施就是普通法制,這是清清楚楚由《基本法》保障,亦是一國兩制蘊含的重要承諾。要求香港改以中國的法治觀,莫說年輕一輩,就連我等「老鬼」也不禁大吃一驚。 

雖然莫紀宏的意見並不代表中央,可是近年一眾內地學者、評論員或保守派人士的偏鋒言論,加上特首梁振英存心「去殖民地化」的舉動,不但無助人心回歸,反而製造了中港矛盾,引發本土意識崛起,嚴重影響社會和諧。個別言論更提供了機會被人炒作,造成恐慌不安,動搖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 

年輕人擔心「一國兩制」消失 

最近,我跟一些被視為激進的年輕人接觸,發覺年輕一代的擔心,其實不難理解。隨着國家迅速發展,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的經濟總量已超越香港,可以預期日後亦會有更多內地城市相繼超越,香港的重要性將不斷下降。正因為香港的地位大不如前,不少青年人都擔心,到2047年,當「50年不變」的承諾屆滿,中央還會否給香港延續「一國兩制」,還是改行「一國一制」? 

關於2047年後的安排,中央或認為現時根本毋須要討論;但就年輕人而言,這卻是另一回事。30年後,若我仍在世,亦已是百歲老翁,政制改變於我沒多大相干;但是,現時約10 多20 餘歲的年輕人,到那時才是50歲出頭的中年人,一旦政制大變,對他們影響深遠。所以對他們來說,此時不爭取港人自決,頂住可能來臨的「一國一制」,更待何時? 

民無信不立 

必須強調,我和自由黨都反對港獨;但面對當前局面,全面打壓港獨言論又是否明智?須知道壓迫愈大、反抗愈大,離心就愈來愈大。大家都記得有關港獨之大規模討論,是由梁特首於《施政報告》中大力批判港大學生會刊物《學苑》所引發。可見愈是打壓,效果很可能適得其反。 

加強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才可抑制年輕人對未來變成「一國一制」的恐懼。所謂「民無信不立」,當局何不現在就展開對2047年之後香港制度的討論,甚至早日承諾「一國兩制」之後可延續下去,給港人一顆定心丸?我深信,如果市民的信心能穩定下來, 「港獨」、「自決」的口號喊得再漂亮,也難再有市場。 

自去年政改方案不獲通過,未來政治的不明朗因素大增,盡快落實香港政治改革,對安穩民心將有着決定性之作用。 

田北俊
www.facebook.com/tienjames
載於 明報 觀點
2016年4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