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鄭經翰 – 田北俊 (2016年7月13日)

大班鄭經翰上周五(8日)在《信報》以〈李嘉誠深明大義〉為題撰文,批評自由黨反對李嘉誠提出加利得稅作扶貧的建議。首先我想指出,自由黨與我一向敬佩李先生對推動香港和國家經濟發展的貢獻,以及他在兩地長期的捐獻實在造福人民,亦培育了無數人才,令人感動,但我們對他增加利得稅的建議卻不敢苟同,那是基於本港實況,並非如鄭經翰般無的放矢。

我必須再次強調,自由黨一直支持扶貧改善民生,且向來都極力爭取政府調撥更多資源幫助弱勢社群。我們之所以反對加稅建議,在於目前根本沒有這個需要,因為梁振英政府什麼都缺,唯獨不缺錢!

眾所周知,政府庫房一直「水浸」,不但財政儲備累積超過8200億元,外滙基金資產更滾存至逾35000億元的歷史高位,且既無外債,又不用負擔國防外交支出,真不知羨煞多少外國政府。

加稅肥了政府 幫不了基層

何況政府實質擁有的資產,根本不止上述賬面數目。多年來,政府另外設立多個獨立於賬目之外的基金,有關收支與資產淨值均沒有計算在政府的每年賬目和財政儲備之內,估計總額至少有數百億元。

可是,政府雖坐擁豐厚資產,仍一直喊窮,年年財政預算都搞「狼來了」,務求儲備愈多愈好,終於造成如今官富民窮的境況。關於調高利得稅1至2%用作扶貧的說法,用心雖好,卻不了解實情。按政府的「孤寒財主」習性,即使加稅,也只會進一步肥了政府,根本幫不到基層。

莫名其妙的是,鄭先生的文章一味硬推加利得稅, 卻沒有片言隻語質疑政府守財成性、扶貧不力,甚至意圖把一切引起社會不滿的責任推到自由黨和中小企身上,實有為政府轉移視線、諉過於人之嫌。

再說,鄭先生指提高2%利得稅,庫房就有多170億元收入,但他可知道,以外滙基金10年平均回報率3.3%計算,即平均每年回報接近千億元;只要政府不再只滿足於無休止累積資產,改為維持本金不變,把每年投資回報的全數用於社會,所得資源已經遠多於加利得稅2%。向來以「講真話」自居的鄭先生,何不把矛頭對準政府?

中小企經營者亦是普羅市民

鄭先生說市民的間接稅負擔不輕,不應該向他們開刀,這點自由黨當然同意。如果鄭大班稍做點功課,就應該知道自由黨早於唐英年任財政司司長的時候,已經大力反對政府借故開徵銷售稅。

既然鄭先生可以體恤市民的擔子不輕,也該了解絕大部分中小企經營者其實也是中下階層的普羅市民。資料顯示,現時全港逾30萬家中小企,有九成是僱員人數少於10人的,當中有做商販、運輸,也有經營茶餐廳、零售小店等等,許多更只屬微企規模,連中小企也說不上。

那些中小微企的經營者,生活其實跟打工仔沒有兩樣,每天胼手胝足,艱苦工作,有的甚至全年無休,亦未必可以持續經營。自由黨為這些辛苦經營中小微企的市民發聲,在標準工時、取消強積金對沖等問題上表達他們的意見,又何罪之有?鄭先生利用文革的上綱上線手法,把不同意見一律打成階級鬥爭,營造社會對立,實在居心叵測。

對政府責任避而不談

綜觀鄭經翰的那篇文章,無理批評自由黨之餘,一直對政府的角色和責任避而不談,尤其文章開首把佔中和旺角事件的成因,簡單歸咎為社會貧富懸殊所致,絕口不提其他如梁振英政府的管治問題,難道昔日的「煲呔針」又已歸化成「CY針」,以轉移視線、小罵大幫忙,暗中為政府保駕護航?

田北俊
www.facebook.com/tienjames
載於 信報 時事評論
2016年7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