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法規僵化 酒吧心力交瘁 - 張宇人 (2016年11月4日)

近日一間酒吧因辦「女士之夜」而被裁定性別歧視,全城哄動,紛紛指摘平等機會委員會矯枉過正。

慶幸任職警員的原訴人以「情感受傷」索償失敗,業界可鬆口氣,但長遠仍需修改《性別歧視條例》,給「女士之夜」同類營銷手法豁免才為合理。

其實,為符合不同法規和制度,酒吧經營風險日增。以酒牌為例,香港規定只可個人持牌,操作上又不可重複持牌,這對擁有多一間酒牌處所的業界造成極大不便。 

業界多年來提出增設公司持牌,但警方卻以難向公司追究責任為由而拒絕,最終只接受加設後備持牌人的方案。惟這還解決不了持牌人自行銷牌的問題。 

去年,一名酒吧老闆向我求助。他與持牌人鬧得不快,在他不知情下,持牌人自行申請銷牌。當老闆知悉時,酒牌局正放暑假,即使牌照部門酌情加快其重新領牌的申請,也要待一個月後,酒牌局復會才可審理。其間,該名中年外籍老闆心急如焚,不可賣酒,生意急跌,無法填補人工、租金、燈油火蠟等開支。今年初,我收到他突然過身的消息,感到非常遺憾。看似簡單的制度問題,足令經營者心力交瘁。 

我已不止一次收到投訴,指酒牌局放暑假的做法阻礙了業界的酒牌申請,故早已去信有關當局,質疑放假是否需要長達一個月,但至今仍未收到正面回應。今日做生意已不容易,皮費貴,地區投訴又多,若政府連制度及法規的僵化問題也置之不理,又如何說得過去?! 

張宇人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自由講
2016年11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