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會之亂港獨之火出路何在? - 田北俊 (2016年11月2日)

自2012 年梁振英當選行政長官,其強硬的管治手段引發爭端不斷,政府與泛民陣營長期劍拔弩張,不單行政立法關係跌至史上冰點,特區政府的管治威信更是拾級而下。正是由於政府威望不足,加上特首個人誠信屢受質疑,市民在不相信特區政府的情勢下引發佔領事件,及後2017年的政改方案亦胎死腹中。自此社會除兩極分化,本土派亦日漸抬頭,但港獨此底線命題卻從未真正熱議。惟自2015年梁振英特首於施政報告高調抨擊港獨文章後,卻一石激起千層浪,自決乃至港獨思潮才廣泛於社會上受到討論。

直至今年新界東立法會補選,高舉自決旗幟的「本民前」梁天琦一鳴驚人,獲得6萬多票,政府才驚覺自決與港獨思潮竟已急速擴散,並慌忙於9月立法會選舉前急推「參選確認書」,於爭議中強行取消梁天琦的參選資格,以為可滅絕港獨之聲音。可惜此舉不單法律上受到挑戰,更引起民意的反彈,封殺一個梁天琦換成保送幾個本土╱港獨派的激進分子入局,政府可謂棋差一着矣。

香港管治將陷更深層困局

本土激進分子進入立法會,早就明言會衝擊現有制度,只是未料到會議仍未正式開始,梁頌恆及游蕙禎就已經鬧出翻天覆地的宣誓風波。作為中國人、老香港,我對游梁之行徑感到痛心及遺憾,莫說建制派要一致譴責,就連多數泛民支持者對他們的行為亦絕不認同。由此可見,破壞民族尊嚴與港獨行為於香港肯定是不得民心的。除了游梁兩人,要數宣誓風波的另一主角,便肯定是新任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由初時准許游梁再次宣誓,到後來為配合特首的司法覆核暫緩兩人宣誓,梁君彥的政治決定難免會受到反對派非議,也由此注定他未來4年的主席路會更難以服眾、阻礙重重。出身自功能組別的梁君彥多年來於選舉均是零票當選,雖加入議會12 年,惜民望一直偏低,只屬「死硬保皇派」,於政界威信更難與范徐麗泰、曾鈺成等前主席相比,再加上其英國國籍風波,就連傳統建制陣營亦質疑其愛國忠誠度,梁君彥如非得到有勢力男子硬挺,實在難以當上主席之位。

面對撕裂的政治形勢,缺乏威望的新任主席實在難以掌控立會混亂之局面,加上特首利用司法覆核挑戰立法會主席的裁決,大大削弱了主席的權威,影響三權分立的政治平衡,可以預期未來4年流會、失控的場面將會不斷出現。立法癱瘓,行政機關也不可能獨善其身,香港的管治將陷入更深層的困局。

政府管治威望低落、立法會運作癱瘓、港獨思潮不斷,香港的出路又在哪裏?

特首選舉是改變現狀最佳時機

所謂有危必有機,港獨及激進本土派的冒起正悄悄改變了原來的政治圖譜,亦是一個良機讓政府打破傳統建制與泛民二元對立之僵局。面對國家主權和民族感情等大是大非上,泛民主派決不可能背棄主流民意,與港獨分子連成一線,特別是一些傳統及溫和路線的民主派議員。政府大可藉此契機打破對立,拉攏游說共商政事,甚至邀請入閣,建立真正的「香港營」。

要打破對立僵局,首要關鍵在於有一名高民望、善於溝通、避免製造鬥爭、懂得締造和諧的行政長官。只要特首得到大多數市民認可,又主動善意溝通,泛民主派議員決不可漠視特首伸出的橄欖枝、藐視特首提出的政策、抗拒和政府合作,如此香港才有機會扭轉局勢。

平心而論,現屆特首梁振英在任期間,於房屋、扶貧、安老等範疇上積極進取,決不能抹煞其努力。但面對香港複雜的政治環境,他卻顯得有心無力,甚至錯判形勢,將香港推向愈加撕裂的局面。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將是改變現狀的最佳時機,有賢之士必須挺身而出、排除萬難,助香港人跨過政治困局,助中央及早撲滅港獨之火。香港人的出路,定可由新特首開展,it's time to change!

田北俊
載於 明報 觀點
2016年11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