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式定價能解油市場困局 - 易志明 (2016年7月15日)

香港的車用燃油市場存在問題,可以說是老生常談,多年來各政黨、甚至連消委會都多次指出問題所在,但車用燃油市場的困局仍然未得到解決。競爭法於去年底正式生效,陸路交通運輸大聯盟分析,發現過去五年,香港五家油公司行為模式存在高度的一致性,有涉嫌合謀定價違反競爭行為的可能。投訴至今仍未立案。

舉一個簡單例子,香港五家油公司零售點分布、成本、庫存大為不同,但車用燃油零售價格卻存在高度的一致性,是為不合理。每個油站的地價不同,油價亦應不同,但實際情況卻是無論在山頂或是新界西北,燃油零售價也是一樣,變相說新界西北的駕駛人士其實每天都在補貼山頂的富豪。

柴油入口價低零售價高

普通級汽油今年五月的平均進口價為三點一六港元,平均入油折扣後及除稅後的淨零售價格為七點二五港元;同期柴油平均進口價為二點五六港元,平均入油折扣後的淨零售價格卻為八點八三港元(註︰柴油在香港是免稅的),比汽油的還高,出現柴油入口價較低,但油公司收取的淨零售價格較高的不合理情況。

同時,部分油公司可向大型運輸公司,就柴油長期提供接近五成折扣,足證柴油現時定價水平令油公司有很大的利潤率。為甚麼油公司願意減價通過價格競爭去增加市佔率,反而長期維持價格一致,這是否間接支持油公司正通過合謀以不合理定價謀取暴利的說法?

車用燃油市場的不合理現象可以說是多不勝數,但解決方法近在咫尺,香港其實有一套使用了十多年的車用燃料定價模式可供參考,就是的士專用氣站的石油氣上限價格定價模式。的士專用氣站的石油氣上限價格(P)包含兩個元素,即國際石油氣價格(A)和石油氣營運價格(B),並以定價公式(P=A+B)計算出來。

國際石油氣價格(A)的升跌會直接反映在專用氣站零售價格上。除每年按綜合消費物價指數的按年變動率(C)調整外,石油氣營運價格(B)在專用氣站二十一年的合約期內維持不變。

納入油站平整地皮成本

現時油站用地以價高者得的招標模式,對日後的零售價格沒有任何的規管,以致出現油價減幅偏少、缺乏透明度、難以監管的種種問題,但若政府更改招標方式,引入公式定價,將各油站平整地皮的成本包含在公式內,再以投標者定價公式中的營運價格作比較,價低者得,屆時國際油價的升跌就能直接反映在零售價上,油公司亦會為了中標而計算最低的營運價格,鼓勵競爭,令消費者受惠,從而打破香港車用燃油市場的困局。

燃油價格除了影響駕駛人士,亦會影響香港交通運輸業的營運成本,最後轉嫁至廣大市民身上。

政府絕不能守株待兔,應主動出擊,根治香港車用燃油市場的問題,而效法專用石油氣加氣站以公式計算石油氣上限價格的模式絕對是政府應積極研究的方向!

易志明
載於 星島日報 精英壇
2016年7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