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討違反交通規則的罰則 - 易志明 (2017年2月17日)

近年「黑的」濫收車資及以私家車或輕型貨車(俗稱客貨車)作非法載客取酬等涉嫌違規行為不絕於耳,不但影響整個公共交通事業的正規運作,還令循規守法司機的生計大受影響,亦令市民於交通意外發生時失去應有的保障。

雖然警方積極「放蛇」並起訴涉案人,惟最終因法庭的判決未能起阻嚇作用,令違規行為不斷蔓延。為杜絕不良歪風蔓延,運輸及房屋局應就現時對濫收車資及非法載客取酬等違規行為的罰則進行檢討,特別是對屢次干犯罪行涉案人的刑罰應進一步提高,以起阻嚇作用。

根據法例,濫收車資的最高罰則為罰款1萬元及監禁6個月,但法庭最高的判決亦只是罰款5,000元及監禁3個月。事實上,有屢犯濫收車資的涉案人經多次判決後還是重施故技,顯而判決未能足以起阻嚇作用。

有涉事者由2013年至2016年期間,多次涉及濫收車資的違例紀錄,分別於2013年1月被判監禁1個月和罰款1,000元;同年5月被判監禁兩個月和罰款7,000元;其後於2014年3月,被判監禁3個月和停牌8個月;2015年3月及5月又再涉及濫收車資,兩個判刑均是監禁3個月和停牌半年。由於違例者被監禁或停牌後又可再繼續駕駛的士,刑罰完全沒有阻嚇作用,令不法之徒繼續從事違規行為。

另外,車輛沒有出租汽車許可證的非法載客取酬,過去兩年明顯有所氾濫,但法庭判決的刑罰只不過是數千元,最高是去年初有兩名司機被判罰款7,000及停牌1年。雖然根據《道路交通條例》(第374章)第52條,任何人如使用輕型貨車或未領有出租汽車許可證的私家車,以出租或取酬方式載客,一經定罪,初犯者最高可處罰款5,000元和監禁3個月;重犯則最高可處罰款1萬元和監禁6個月,但至今判決的個案亦只是罰款數千元及停牌1年,阻嚇力不足。但由於這些車輛是沒有第三者保險,對乘客及其他道路使用者的生命安全均欠缺保障,因此其罰則理應較為嚴厲。

現時有關「黑的」濫收車資及沒有出租汽車許可證的非法載客取酬等涉嫌違規行為的刑罰,確實未能起阻嚇作用,就算屢犯者其罰則亦未能反映其罰則的嚴重性,數千元的罰款只不過是營運成本的一部分;而停牌期亦只是一個短暫時期。為收阻嚇作用,除警方應就一些判刑較輕的判決提出覆核並要求加刑外,運輸及房屋局應將有關刑罰增加,以反映有關違法行為的嚴重性,亦表達這個社會對有關行為的不滿。當中較嚴重的罪行如濫收車資,應進一步提升罰則,並考慮更長的停牌期,再犯者更應判以永久吊銷牌照的刑罰;至於非法載客取酬,除進一步提升罰則外,既然車輛是用作違法行為,局方應考慮在罰則上同時加上扣查涉事車輛作為刑罰的一部分,希望透過增加違例所帶來的成本而杜絕違法行為。

事實上,的士及各公共交通工具的營辦商均需向政府繳交牌照費,亦受政府的嚴格監管,但如果政府未能保障合法營運者的權益,任由違規行為肆虐,確實有失職之嫌。

易志明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自由講
2017年2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