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司機受罪Uber 逍遙法外 - 易志明 (2017317)

隨着法庭裁決5 名拒絕認罪的Uber 司機罪成,長達19 個月的Uber 案件終於暫告一段落。Uber於2014 年進入香港市場,其後被發現是以普通私家車經營載客取酬業務,即是俗稱的「白牌車」,完全無視香港法例。

自7 名Uber 司機被捕以後,該公司不斷使用法律程序,包括多次更換代表律師,令此案件的審訊期遠較一般同類型案件為長,而警方亦以案件未有結果為理由暫停執法,令非法載客取酬情况愈加猖獗,令4萬多名願意遵守香港法例、按照政府規矩經營的的士司機生計和士氣受到嚴重打擊。就此,警方應立即採取嚴厲的打擊行動,杜絕一切非法載客取酬活動,令香港的公共交通重回正軌,絕不能繼續選擇性執法。

今次受挑戰的不止是的士業界,而是香港整個公共交通系統。香港地小人多,一個高效率的公共交通系統至為重要。多年來政府透過嚴苛的監管確保市民可以使用便利的公共交通,各種公共交通工具營辦商亦確實跟隨政府的規定提供服務。但在今天發現不法之徒可以與公共交通直接不公平競爭,試問誰人還會遵守政府的規定?香港整個公共交通系統勢必土崩瓦解,後果不堪設想。

不應以「分享車輛」混淆盈利行為

諷刺的是,裁決出來以後,有人反而提出要求因法例過時或不清晰而要求政府讓Uber合法化,這絕對是偽命題,因為事實上現時是有法可依,而只是他們知法犯法。今次裁決明確指出5 名Uber 司機駕車接載乘客是有商業目的,與以往的「白牌車」或「私家的士」的性質並無分別,然而科技進步,只改變了召車模式,由以前街頭上截車,至現時透過手機程式召喚。香港法例亦明確規定只有持有出租車許可證的私家車可以載客取酬,沒有絲毫的不清晰。加上綜觀全球,只有在運輸供給不足的城市或地區才有進一步開放私家車加入營業的可能性,香港已經有供過於求現象,現有的出租車許可證限額亦沒有用盡,不應再開放私家車加入營業。

Uber 不應以「分享車輛」之名,規避混淆其盈利行為。「共享」重視與人共用閒置資源,減少生產和消費,一般不會造成額外的資源使用。但在香港的Uber司機,很多情况下是專程去接載乘客;根據傳媒報道,Uber 甚至乎會與車行共同推出優惠鼓勵司機買車提供服務。運作模式與一般的士無異,抑或是的士根本就是「共享經濟」的先行者?那Uber的概念又有何創新可言?

作為一間擁有龐大律師團隊的跨國大公司,應該絕對清楚香港對載客取酬車輛的法律要求,卻選擇在合約中規定要由司機確保所使用車輛有出租汽車許可證,但沒有進行任何盡職審查確保司機遵守,推卸責任。根據《道路交通條例》第52(5)條,任何人不得招攬或企圖招攬他人乘坐以出租或取酬方式載客的獲發私家車牌照的車輛。基於今次法院的裁決,警方應主動向Uber追究責任。

易志明
載於 明報 觀點
2017年3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