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蘿蔔比垃圾費更有效 - 張宇人 (2017年3月31日)

政府近日把俗稱垃圾費的都巿固體廢物收費制度交上立法會討論,各黨派議員均對執行細節及減廢成效深表憂慮。

香港地少人多,遍布密密麻麻的多層大廈,相比其他推行類同計劃的城巿,遇上的執法問題更加複雜。

事實上,香港庫房已經水浸,但政府仍然不斷推出各類環保收費,繼膠袋稅後,還有即將推出的玻璃樽徵費,每次總是以「污者自付」之名,向普羅大眾及中小企「打荷包」,情感上已教大家難以接受。

業界並非不支持環保,但政府試圖以阻嚇手段來叫人減廢,當中的成效一直令人質疑。況且,整個計劃都欠缺完善的配套。

先說廚餘,以全港現有的廚餘回收設施,及還未落成的3個回收中心,也未能全面吸納全港商業廚餘,即使所有業界願意配合參與廚餘回收,估計每日仍然有400噸商業廚餘需要送往堆填區。

然而,商業廚餘其實只佔總廚餘量的三分一。在沒有足夠的回收設施前,家居廚餘連同其他類別的固體廢物,究竟最終有幾多也是送往堆填區,就更加不用說了。

對於今日的香港巿民,生活壓力已經非常沉重,與其寓禁於徵,倒不如先給大家紅蘿蔔或甜頭,即是提供完善的回收配套及經濟誘因,全面支援巿民及業界參與垃圾分類、回收及循環再造等活動。我相信,這不單更符合民情需要,而且更可事半功倍。

起碼,當局在增收垃圾費前,就應先減差餉中垃圾處理的費用,以免給人雙重徵費的口實。否則,有關計劃恐怕難以順利通過。

張宇人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自由講
2017年3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