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為同性婚姻打開缺口張宇人 (201762)

立法會在上周三讀通過《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時,否決了4位議員提出的修正案,避免香港法律為同性婚姻打開缺口。

雖然提出修正案的議員多次否認上述動機,強調只是為了保障同性戀者的權利和需要,讓他們可以申領戀人的骨灰。然而,由於有關修正案清楚寫明,把海外締結的「同性伴侶」加入可申領有關骨灰的「相關人士」甚或「親屬」的定義之內,這無疑間接承認了同性婚姻的關係,明顯與香港社會共識及香港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基礎相違背,我和自由黨都不會支持。

其實,今次政府已作出讓步,提出修訂,讓與亡者死前同住至少兩年的人士,即使沒有血緣或婚姻關係,也有權申領骨灰。我和自由黨也認為這是較為折衷的做法,避免了過闊的定義。我認同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的解釋,這條草案並非處理同性伴侶身份的合適平台。自由黨不會歧視同性戀者,尊重他們的個人選擇,但事實是社會對性小眾的婚姻權利仍未有共識,而且立法並非單單建基於個人的權利,也要顧及整體性的影響,尤其當立法可能會對社會傳統觀念,及下一代的倫理價值觀等造成深遠影響時,更加需要謹慎。

我當然看到同性戀平權運動正向華人社會及亞洲地區不斷蔓延,但我也看到有關運動在外國對家庭倫理、教育及社會觀念造成的衝擊,尤其是出現許多逆向歧視的例子,反令到宗教團體及有信仰的人士受到很大的傷害,均值得我們深入反思和討論。

我希望大家可以在互相尊重的基礎上討論問題,不要作無謂的人身攻擊。自由黨清楚自己的信念,致力捍衛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深切盼望社會在包容個人選擇,與維護健康家庭倫理之間有清楚的界線。 

張宇人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自由講
2017年6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