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決醫生短缺 - 張宇人 (2017年7月28日)

香港醫生短缺的問題非常複雜,由於觸及醫生利益,容易變得政治化。

去年政府提交有關醫務委員會的修訂草案,碰巧迫近立法會選舉,其中一個簡單的修訂,把醫生的有限度註冊由一年延至最長三年,以提高誘因吸引合資格的海外醫生來港工作,也被誤導說成引入大量內地醫生的缺口。

隨着選舉過去,開始愈辯愈明。法例規定只有醫院管理局、衞生署及兩間大學醫學院可透過有限度註冊引入非本地醫生。他們只可在受聘的指定機構工作,續期亦須經醫委會審批,現職合共人數不足一百五十人。即使兩間醫學院可容許該類醫生看私家症,也是建基於科研、教學及專業應用的臨牀工作上,並且不可超過其一成的工作量,故他們不可能對本地醫生構成競爭。

至於醫管局,則是希望透過有限度註冊引入有一定經驗的海外醫生,不用倚賴指導下,即可「埋位」工作,從而實質減輕前線的壓力,故醫管局對申請者的專業資格有相當要求,而內地並未有所需的專科認可架構。因此,醫管局根本不可能透過有限度醫生註冊的制度,引入只曾在內地讀醫及受訓的醫生。

然而,有限度註冊醫生只可作為短期性措施紓緩公營醫生短缺。須知道,自香港取消豁免英聯邦院校醫科畢業生考取香港執業試後,海外醫生只可報考醫委會主辦的執業試,取得本地執業的資格,但該試試題是從本地醫生長期受訓期間多次考試的內容濃縮而成,以致及格率一直偏低。久而久之,香港未能有效透過海外醫生填補本地空缺。同時,培訓本地醫生需要很長的時間,最少也要七年,遠水救不到近火。

其實,許多國家早已吸納國外來自著名大學醫學院的人才,不單免試執業,並讓他們在當地受訓。香港實應盡快引入類同的機制,尤其吸引海外讀醫的港人子女回流,以解燃眉之急!

張宇人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自由講
2017年7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