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未改善 休想酒牌加費 - 張宇人 (2017年9月22日)

近日,政府為飲食業舉行多場諮詢會議,分別就最低工資及酒牌費用諮詢業界意見。一如所料,業界已積累了不少怨氣,這些會議紛紛成為訴苦大會。

最低工資對飲食業的打擊已不在話下。政府再次以收回成本為由,提出大幅增加酒牌各項費用,部分更高達76倍以上,惹來業界強烈的反彈。

港營商環境大不如前

酒牌制度不便利營商及牌照申請需時,上訴個案排期聆訊平均時間長達三個月,一直為人詬病。香港租金昂貴,發牌時間愈長,業界金錢損失愈大。惟業界多次向政府反映,服務依然毫無改善。

酒牌局更不思進取,依然故我,堅持8月放暑假的舊習,懶理加開會議、拆牆鬆綁的訴求。至於業界多年來爭取,要求容許經營者可以公司名義持酒牌的建議,更加是石沉大海,政府置若罔聞。

事實上,售賣酒水對大部分食肆來說,尤其是中式食肆或茶餐廳均非主要收入來源。如今,當局卻一律要大大提高酒牌費用,對食肆並不公道。

現時超巿及便利店等,均不用持酒牌即可售酒,何解食肆卻不可得到同等的對待?!若果當局認為監管酒牌處所成本昂貴,由政府補貼多年,可以考慮規定只須酒吧領酒牌,其他食肆則可免除,從而集中人手及資源監管酒吧,補貼的需要即可大減。

須知道,香港營商環境已大不如前,飲食業的生意愈來愈難做,尤其是中小型食肆及酒吧,多為艱苦經營,反觀政府財政儲備豐裕,還要在小經營者身上「開刀」,實於理不合。

說到底,服務既不改善,又不想辦法節省成本,卻要業界來承擔苦果,怎能說得過去?!(小題為編輯所擬)

張宇人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自由講
2017年9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