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承認可能帶來的負面後果 - 陳建業 (2017年12月8日)

近日政府就性別承認立法作出諮詢引起各界的關注。香港是一個高度包容的社會,在不影響他人的情況下,個人的選擇是應該得到尊重。但如果事情牽涉到立法,就並不是個人或者兩個人的事,而是關係到整個社會所有人。作為家長的,就更加關心相關立法將來可能對下一代的影響。

許多父母為了子女的拍拖問題,可能已非常擔心,何況如果一位十三歲子女向你說:「我希望變性!」不知父母會有何反應?

如果一位成年人為自己性別作出重大決定時,作為父母家人,即使反對都只可以無耐接受。

變性者後悔回港求助

但如果一位未成年兒童,將來可以不需要經父母同意,而作出變性手術的決定又會如何?即使今日法例上未必做到,但只要今次立法獲得通過,缺口一旦打開,並不是沒有可能發生!

假如手術後幾年,該位兒童成熟後開始後悔怎辦?澳洲就曾經發生過一位十二歲男童希望變為女性,在服用荷爾蒙後,生長出女性性徵,結果兩年後該男童非常後悔,需要做手術回復男性的外表。

上述並不是唯一的後悔個案。香港也曾經在幾年前發生過有男士在泰國完成變性手術後,因後悔而要回港求助。

根據一一年針對瑞典變性者的研究報告指出,有超過三百位變性者曾經歷自殺及精神異常的問題。研究人員得出結論是,變性不能解決性別不安的問題。

比利時就曾經有一名女性,因為變性之後感到非常痛苦,最後要接受安樂死。立法後下一步是甚麼?

所以面對今次性別承認的立法問題,不能夠只聚焦在自由及人權上,而將其他可能帶來的負面後果視而不見。

政府一般成立的委員會,例如福利相關的委員會,在成立後相關福利只會不斷增加,減少福利是近乎不可能。

同樣地,在性別承認立法後的下一步是甚麼?只要立法順利通過,必定會有團體極力爭取同性婚姻合法化。在同性婚姻合法之後,又是否應享有生育的權利?又是否應享有領養兒童的權利?如禁止他們生育或領養,又是否違法?到最後同性婚姻者有權利可以生育及領養兒童,將會有可能對兒童帶來甚麼影響?同性婚姻人士子女所承受的壓力,又是否我們這一代成年人可以想像的? 

陳建業
載於星島日報 每日雜誌
2017年12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