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回高球場就不會衍生社會代價? – 趙式浩 (2018年2月6日)

香港自戰後到回歸前,經濟和社會發展迅速,填海成為配合香港發展的重要部分。今天的土地問題,源於回歸以來大幅減少甚至停止填海造地,導致土地儲備不足,無法滿足私營房屋的發展。在這種客觀形勢下,若然只顧藥石亂投,四處覓地,甚至向社會團體開刀,本人認為有關做法值得商榷。

由於媒體已廣泛報道香港高爾夫球會(下稱「球會」)的歷史及支持體育發展的相關論據,筆者不贅。本文的重點是,着眼球會為區內作出的貢獻,以及為香港帶來的社會及經濟價值。筆者謹期望各方暫時放下成見,以理性角度分析事情。

首先,球會現時僱用400多名全職員工及300名球僮,大部分都是來自新界北部的鄰近社區,不少家庭已兩代甚至三代為球會服務,形成一個系內的社區族群。當有些人關顧新界東北村民的福祉時,為何不顧及這些一直以來在這個社區默默耕耘的職工呢?這些人究竟做錯什麼,霎時要把他們的生計斷送?事實上,他們不少已數代從事這類工作,已習慣簡單而規律的生活,他們的生活在關閉球會後將如何,實在不難想像。

其次,球場內有不少屬於新界原居民家族的祖墳,總計是68個祖墳及74個骨灰龕,部分可追溯至明清時代,具相當的歷史價值,而且部分更是現居於球會附近的居民。破壞別人祖墳不但缺德,若因為清拆球會而把這些祖墳強制搬遷,一些仍然健在的祖墳後人會不群起反抗嗎?筆者認為,遷墳搬墓的事情必然引起嚴重的後果,令事情得不償失。

吸引國際好手來港

球會每年為非會員舉辦200多項活動,包括慈善高球企業活動、開放的公眾高球比賽等,2017年籌得善款合共超過2000萬元,受惠的慈善團體包括東華三院、仁濟、博愛醫院等;其中,2017年的慈善盃為新界北區的慈善機構籌得超過500萬元善款。

如果當局全面或部分收回土地的話,球會將失去獨特的價值,對上述的慈善團體,亦少了一個善款收入來源,最終影響普羅大眾的福祉。

球會每年也舉辦多場區內及國際球賽,吸引國際好手及高球發燒友前來香港參與以及觀賞賽事,對促進香港旅遊業及吸引遊客到港等方面,實有重大裨益。

此外,社會大眾別忘記球會種植了超過6萬株成年樹木,其中184株樹木屬於受香港法例保護的3個樹種,另80株符合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古樹名木」準則,要移植它們,亦是一個棘手的問題。

球會本身是一個寧靜及生活簡單的社區,並能長期自給自足,為區內或香港作出長期貢獻,功不可沒。如果非理性地把他們的生計一刀切,看成是富人玩意的話,不但流於武斷,令這些長年自力更生的家庭毀於一旦,亦抹殺其多年累積下來的功勞和歷史價值。

筆者並非反對新界東北發展,但是發展的同時,應該平衡社會上持份者的利益,避免社會分化。在維港以外大規模填海,不但不會牽涉收地或業權問題,亦不會影響既得利益者。筆者期望政府能三思,推動在維港以外填海,解決中長期的土地不足問題。

要短時間內解決增加土地供應,政府也許可以考慮與原居民協商,鼓勵集合丁權、准許丁屋向上發展,同時容許增加丁權可建面積或以其他誘因鼓勵集合丁權,以善用騰出來的丁地,作為興建公營房屋的土地。

趙式浩
自由黨青年團主席暨自由黨發展及建造業關注組召集人
載於 信報財經新聞 時事評論
2018年2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