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藥架牀疊屋 迫切果斷解決 – 張宇人 (2018年3月 16日)

一直以來,中產的需要常被忽略。他們負擔多,但支援少。而且,許多下游中產,其實是「窮中產」,收入在中產邊緣,但生活草根,尤其當身患惡疾,因為未能通過經濟審查,不能得到公立醫院的藥物資助,隨時傾家蕩產,人未亡先家破。

我很高興,近年建制派團結一致,為中產擴大藥物支援,特別是針對癌症病人的需要而發聲。因此,財爺今年在財政預算案回應了我們部分的訴求,承諾檢討關愛基金的病人藥費分擔機制,並會增加資助範圍,預留了五億元配合。

新藥註冊時間漫長

不過,現時香港醫療制度存在許多荒謬的問題,不是單靠錢就可以解決。以香港公立醫院入藥機制為例,根據業界的資料,某新藥由註冊到可以給病人使用,需時長達23至40個月不等。

業界又指,由於一隻新藥的註冊程序,需要經立法會通過修訂有關條例才可以完成,近年受到立法會拉布的影響,令註冊時間更加漫長。

作為立法會議員的我也要問自己,憑甚麼專業知識可以審批這份中央藥物名單?既然衞生署及相關委員會已反覆審核,為何還要多此一舉過立法會這一關?我們是否應該考慮,修例取消註冊程序須通過立法會審批的步驟,直接由衞生署或相關委員會批核?我相信這起碼可以縮短數個月的入藥時間。

七聯網各自為政

另一荒謬之處,就是醫管局七個聯網都是各自為政,各有自己的藥事委員會,各有自己的藥物名冊,各自決定是否向總部申請納入某新藥,但即使總部通過,仍然需要回到個別醫院的藥事委員會審批。這完完全全反映了醫管局架牀疊屋的禍患,浪費了許多時間和資源。

可見,錢並非萬能,即使財爺願意開水喉,但醫管局及有關政府部門不果斷去處理問題的根源,只會隔靴搔癢,巿民的怨氣最終難以消除。 (小題為編輯所擬) 

張宇人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 自由講
2018年3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