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情看待私人遊樂場地 – 邵家輝 (2018年3月23日)

這幾年隨着住屋需求增加,社會人士對私人遊樂場地提出不少質疑,粉嶺高爾夫球場更是當中焦點。政府日前便就相關政策展開六個月諮詢,並提出多項建議,包括自2027年起營辦場地的私人體育會申續契約時,須繳交三分一市值地價。惟仍有意見認為「續約費」太低,甚至認為應該收回用地建屋。

先旨聲明,我並非相關體育會會員,只是平情而論,實在不敢苟同上述意見。

現時香港共有27幅由體育會經營的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用地,它們的存在可追溯至數十年甚至上百年前。當時社會缺乏公共體育及康樂設施,港英政府不欲斥資興建,便以免地價或象徵式地價批租閒置土地予體育會,讓他們自行集資興建設施供會員使用。可以說,該些體育會多年來是為政府發揮了「補缺拾遺」的作用。

雖然他們有些體育活動如高爾夫球、草地滾球、木球、帆船等並非普及運動,但始終有一定市民參與,而且效益不小。眾所周知,不少運動員如首位奧運高球代表陳芷澄、桌壇「神奇小子」傅家俊等,就是常到該些場地練習,若說該等體育會是培育香港運動員的搖籃,相信也不為過。

正因為私人體育會在為市民提供康樂活動、推動體育運動發展上長期擔當重要角色,我們是不應一下子抹殺他們的貢獻,以相關持份者僅佔少數而漠視他們的意見和權益。

解決住屋需要固然重要,但問題是,香港不缺建屋土地,缺的只是共識,私人遊樂場地並不是土地供應的唯一選擇。一直以來,政府由市區覓地到發展新界鄉郊,由發展綠化地和郊野公園邊陲到維港以外地方填海,都無不遭到阻撓甚至司法覆核挑戰。若各界真的能以解決住屋問題為共同目標,衷誠合作,增加土地供應根本不是不可能任務。

一個良好宜居城市,不僅要給市民有屋住,還要着重生活質素,體育康樂活動就是其中一環。莫說有些人要求收足十成地價,即使是建議的三分一地價,亦涉及至少數億甚至過十億元,很多體育會其實難以負擔,若要求新加入會員承擔,亦可能引起糾紛。

現時一些中產人士尚可負擔體育會收費,但日後要繳付地價時,恐怕就只有富裕階層能夠承擔,變相迫使體育會成為真正的「富豪俱樂部」!這樣做除了使庫房更加水浸外,我看不到有甚麼公眾利益。歸根究柢,要平衡社會訴求,多開放場地予公眾使用,才是上策。

邵家輝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 自由講
2018年3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