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方案非永斷對沖爭議 難消怨氣 - 鍾國斌 (2018年4月13日)

強積金對沖機制爭議多年,新一屆政府近日重新拋出新的取消對沖方案,希望在2022年劃線實行,然而新方案計算比之前的方案更複雜,方向也更向勞方傾斜,尤其對中小企業不公平,最終只是要僱主「埋單」,長遠並不是一個永久解決問題的好辦法。

誘使僱主先遣散僱員

政府上月底提出的初步方案,建議僱主需額外供款1%,另外由政府注資172億元補貼企業應付供款以外的對沖及長期服務金開支,其間只設12年過渡期,之後就需由僱主承擔。這實有違當初推行強積金計劃的承諾,而在補貼按年遞減下,當政府提供最大補助額時,只會間接誘使僱主計數埋單,先行遣散僱員,觸發解僱潮,結果適得其反。

無可置疑,政府是有誠意解決這個爭議多年的問題,新方案「落水」深了,補貼年期長了,但商界並非要求政府補貼更多,而是希望政府提出一個可以長遠解決問題的方案。自由黨之前曾提出設立「基金池」方案,商界自行增加1%供款已足夠解決對沖問題,只需設立一個「基金」去統合應付僱員遣散費和長服金。

原理很簡單,在現行政府建議的方案下,即使補貼金額高達172億元,但分散由全港約28萬個強積金戶口去應對,結果每個戶口沒有足夠金額去應付支出,計劃也不可以續持。反觀若設立一個基金去統籌,僱主增加供款1%便等於每年有60億元以應付每年只是30多億整體僱員遣散費和長服金的需要,而且可以一直滾存應用,也可令計劃持續運行。

商界不反對增加供款

事實上,商界並不反對增加供款,只是不能接受政府新提出的初步方案只是一個過渡方案,但卻沒有真正解決問題。「基金池」方案既可滿足勞方要求,政府需要注資的金額也較少,便可永久解決對沖問題,是一個勞、資、政府三方也有得着的三贏方案。

說到底,現方案政府既要大幅增加補貼額、又提供較長過渡期,如此大費周章,也不能實質幫助商界消解遣散費和長服金的沉重開支,而是左修右補,從而指望商界自行「適應」負擔,即使政府「數夠票」強行通過新例,也難消商界怨氣,實在是吃力不討好。(小題為編輯所擬)

鍾國斌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 自由講
2018年4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