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規管私家醫院收費 - 張宇人 (2018420)

大家都知,私家醫院不同等級的病房有不同收費,但原來住在不同等級病房的病人,即使同服一種藥、用同一牌子的棉花、接受同類服務、由同一醫生巡房,須付的有關費用,也因病房等級不同而有極大的差異。而且,各等級病房之間的收費差距,可以幾何倍數計。

我無意干預巿場收費,但即使住同一酒店,叫同一支香檳時,也不會因住在不同價錢的房間而收費不同。可見,私家醫院以上訂價方式於理不合。

香港私家醫院只有十一間,可以說是寡頭壟斷,消費者選擇有限,巿民的議價能力自然也有限。

還有,當病人在病牀上病到五顏六色、動手術後未完全清醒時,收到資料不詳的收費單或醫生要求再做其他手術時,作為病人實難以質疑或拒絕。

過往,私家醫院收費過高或不透明的投訴,時有聽聞。雖然,政府於2016年10月聯同香港私家醫院聯會推出一項先導計劃,但只是鼓勵私家醫院提高收費透明度,公開某些指定項目的收費水平,而且只屬自願性質,我仍然覺得不能「收貨」。

立法會正在審議的《私營醫療機構條例草案》,可說是歷年來首次有一條例,全面規管私營醫療機構。當中有條文,規定醫療處所須公布政府指明的治療及程序的過往費用及收費的統計數據。

不過,有關條文寫法比較籠統,究竟需要公布的收費內容有多仔細,條文沒有說清楚。根據政府的解釋,將參考上述的先導計劃建議醫療機構公布收費的格式,這明顯未能滿足現時社會的訴求。

須知道,私立獨立幼稚園也屬牟利性質,也是商業營運,調整學費時需要受到教育署規管。政府何不參考有關做法,賦予衞生署署長權力,審批私家醫院各級別的病房收費,確保病房每項收費定於合理的水平,並將私家醫院收費的透明度與發牌條件掛鈎。

我相信,這樣才可以向私家醫院施加壓力,加快改變其收費政策,確保在病人入院前向他們提供清楚收費詳情,包括每個等級的病房各項服務的收費清單。這樣,才可以提高病人的保障。 

張宇人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 自由講
2018年4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