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制冷靜期影響商業運作 – 邵家輝 (2018年4月27日)

幾星期前,我在立法會向林鄭特首反映很多商界人士對營商環境的憂慮,其實並非危言聳聽或者順口開河。政府現時確有多項立法計劃和政策,不是衝着商界而來,就是無視業界持份者的意見。

除了拒絕擴大輸入外勞應對勞工不足問題、硬推取消強積金對沖方案、立法設立拒收訊息登記冊取締促銷電話等舉動,政府最近又接納了消委會建議,擬針對部分行業和特定交易模式設立七天強制性冷靜期,令業界頓感雪上加霜。

事實上,消委會現提出設立七天強制性冷靜期的建議,對實際商業運作影響甚大。例如消費者於冷靜期內取消已開始使用服務的合約,商戶只可參照合約中訂明的總代價按比例計算,扣除已使用服務的價值;但是單一購買貨品或服務的成本,通常高於一次過大批購買的成本,所以若商戶只可依合約價按比例扣減,可能要承擔成本差價。比如有客人購買一套包二十次按摩療程的服務,價值六千元,在冷靜期內使用一次後取消合約,他只需按平均價負擔三百元,惟單獨購買一次服務實需五百元。換言之,那二百元差價要由商戶承擔,這亦誘使很多人利用這漏洞,借購買套票的較低平均價,來享用部分次數的服務。

此外,當消費者使用信用卡付款,若冷靜期只有廿四小時,銀行可能尚未過數,有機會即時取消交易,減少行政費用。但若如消委會建議冷靜期不少於7天及商戶退款時限不多於14天,屆時銀行早已過數,商戶須要等待長達30甚至60天才取回退款。這變相令商戶要先行墊支退款,以及承擔等候信用卡銀行實際退款的利息支出。

而且消委會的研究部告還沒有評估,一旦立法,發卡銀行會有甚麼相應政策,如可能會增加客戶分期付款時要扣押商戶的金額,交易或退款的手續費可能會增加等等,這些都可構成營運成本增加。

而且消費者毋須提供理由便可取消合約,可以導致濫用情況出現,甚至可能有競爭對手假扮顧客前來消費並在冷靜期內取消合約,對商戶的業務運作造成打擊。尤其是遙距合約的交易模式,在實際經濟活動中甚為普遍,某些貨品的分銷商從客人收回的退貨,未必可再退回總代理。因此,強制性冷靜期可成為商場上打擊對手的新策略,最終令市場上出現混亂。

想起特首說過:要為百業「拆牆鬆綁」,利便營商。我希望林太沒忘初心,責成相關部門認真聽取業界心聲,深入了解實際商業運作,重新審慎地考慮冷靜期問題,切勿閉門造車。

邵家輝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 自由講
2018年4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