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士司機記分制應只針對較嚴重罪行 – 易志明 (2018年6月1日)

香港現時約有四萬名活躍之的士司機,所謂樹大有枯枝,「黑的」拒載、濫收車資的報道亦時有所聞。但這一小撮害群之馬,就如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鑊粥,令整個的士業的形象插水。

雖然警方不時就打擊「黑的」進行放蛇行動,但法庭的判決一般只是罰款二、三千元,完全欠缺阻嚇作用,有屢犯的士司機經多次判決後依然重施故技。現時法庭的判決是會因應犯案人的犯罪次數而稍為遞增,但重點是,就算犯案人最終被判以監禁及停牌,但刑滿後,涉案司機依然可繼續駕駛的士,可見刑罰完全未能杜絕壞分子繼續破壞業界的聲譽。

部分規例不合時宜

基於現行法例之不足,我支持香港應參考新加坡和台灣之的士司機違規記分制,以杜絕拒載及濫收車資的違規行為。政府上月公布之的士司機違規記分制卻引來司機的反彈,我是理解。雖然建議的18項記分違規罪行是現有的規例,並不是甚麼新條款,但有部分規例明顯已不合時宜,就如司機需備有足夠的零錢作找續,在現時步向電子貨幣的發展,這還是否有需要;另外,由於的士站數目所限,沒有乘客之的士根本無可能在的士站內等候乘客,若因此而被指遊蕩,確實於理不合;至於衣衫不整及兜路,則屬主觀判斷,難以一概而論。

上星期,我的自由黨黨友張宇人議員向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提問有關的士違規記分制時,她表示,的士投訴有增無減,需要做工夫,顯然政府對推行的士司機違規記分制是事在必行。事實上,業界絕對希望能和「黑的」劃清界線,他們支持對「黑的」作嚴懲,既然當務之急是杜絕「黑的」,我認為記分制應只針對投訴個案中之「四大罪行」,即非法更改咪錶、濫收車資、拒載及蓄意兜路等,當法庭對涉案人判以有關罪行後,涉案人將會被記上指定分數,如屢犯不改,運輸署有權暫停該名司機的牌照,甚至最終取消其牌照,這是把壞分子趕出行業的最好方法。至於其他的輕微罪行,則可透過現有法例處理,但同時亦應藉此機會,檢討現有罰則,將不合時宜的規例予以取消!

但要落實的士司機違規記分制,不能沒有其他配套,如攝錄機及全球定位系統等。守法的司機對記分制有所憂慮,主因是他們認為自己沒有保障,隨時會被無理的乘客所誣告,就此,為保障合法經營的司機,政府應同時落實的士加裝攝錄機及全球定位系統作為日後的佐證。

為避免侵犯私隱問題,攝錄機鏡頭可避免正向乘客,而有關問題,我亦曾向私隱專員公署查詢,他們認為如鏡頭不是針對個人,有關安排亦有一定的監管機制,是不會違反私隱條例。

最後,我要強調,雖然司機違規記分制是為杜絕「黑的」而設,但有罰則必有賞,對於一些好的士司機,政府亦應加以讚許,賞罰要分明,提供誘因,令司機以客為先的服務態度是由心而發。(小題為編輯所擬)

易志明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 自由講
2018年6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