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產假非重點 最怕勞方不斷苛索 – 鍾國斌 (2018年8月17日)

政府建議修例將法定男士侍產假由3天增至5天,勞工界則極力爭取加至7天,原本也並非對商界有太大影響,但是,近年政府提出不少政策也是不斷地加重中小企的營商壓力,僱主要同時面對增加勞工假、產假及取消強積金對沖等林林總總的成本上升,所以才對增加侍產假意見出現反彈,更擔心日後會再不斷增加侍產假日數。

回顧過去十數年,政府由2011年實施最低工資後不斷調升,到近期,這邊廂要取消強積金對沖,那邊廂又說要調升強積金供款上限由現時的1,500元分階段增加至2,400元。還有,勞福局將會提出方案,把10周產假增至14周;勞工界又說要求標準工時立法、增加勞工假日數至17日與公眾假期看齊、爭取保障集體談判權等等,中小企面對日益困難的營商環境,還要應付勞方愈來愈多的要求,無疑會影響商界的投資意欲和信心,長遠對香港的經濟發展和競爭力百害而無一利。

其實,筆者和資方人士都明白,在現實生活中,即使按照政府的要求,把男士侍產假增加到5日,一般「打工仔」也未必真的得到多少,因為目前香港生育率偏低,普羅市民面對房屋問題,物價高昂,生活指數上升,都不願生育,就算想生,也可能是一個起、兩個止,侍產假增加了,「拉勻一生」也未必放得到多少次。若然沒有其他勞工議題而只有增加侍產假一項,筆者相信資方反對聲音不會太大,現在有議員和資方代表反對,正是因為擔心猶如打開了「潘朵拉盒子」,讓增加侍產假變成潛規矩,今次要求加到5日,下次就要求加到7日,甚或要求與產假看齊,無止境地增加。

從來,勞資雙方對增加勞工福利議題也各有立場,難以達至共識,或者應該換個角度去思考有何解決方法。早前筆者到愛沙尼亞﹙Estonia﹚ ,當地人口只有百餘萬,2012年的人口普查更顯示人口有下降迹象,所以政府鼓勵生育,女士可以享有3年產假,男士也可享一年半侍產假照顧妻兒,不過,這些福利是由當地政府出錢資助,如果單方面只由資方負責,相信不少企業也會熬不住,最後倒閉收場。香港特區政府希望提高生育率和勞工福利,或許要增加的勞工福利應由政府負責,反正政府的財政收入也是由稅收得來。

鍾國斌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 自由講
2018年8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