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取「山竹」經驗 加強災後訊息發放 – 鍾國斌 (2018年9月28日)

超強颱風「山竹」襲港,釀成廣泛地區水浸,大量樹木倒塌,交通幾近陷於癱瘓,政府宣布在颱風翌日停課,但沒有一併宣布停市,惹來爭議,趕返工、逼爆車站的市民有不少怨言,甚至批評特首「離地」。平情而論,政府這次風災的防災措施恰當,並沒有出現嚴重傷亡事故,應記一功,「山竹」過後市面混亂,實屬發放訊息工作差勁造成。

對於風災過後翌日應否全港停工放假,當局認為現行法例並沒有機制可以下令全港停工,無疑是對的,政府不可能在沒有法理依據下,要求所有人、所有行業停工。事實上,即使政府宣布全港停工,也難保不會招來批評,因為並非所有行業也受交通影響,突然「一刀切」勒令全港停工反而會阻礙某些行業的運作,尤其是涉及合約或交易限期,更會導致交易告吹,屆時要重新釐定合約?興訟追討責任和損失?還是應該如何處理呢?

例如樓宇買賣,如果買賣雙方恰巧訂了在風災翌日簽約而因政府宣布停工受阻,最終或會導致撻訂收場,那麼未能完成交易的責任誰屬呢?況且,當天八號風球已除下,已是三號風球,法理上如何作準呢?所以,並非單單只有金融及股票市場會受停工影響,而是牽涉更廣泛的法理問題。

災後應變加強發放訊息其實更為重要,就如若預見巴士仍然近全面停駛,東鐵路段也受電力故障、塌樹等問題而只能提供有限度服務,大埔區情況將會出現大混亂,政府便好應該及早發出通告,提醒市民哪些道路會出現擠塞、哪些公共交通工具會受影響,好讓上班一族作好準備,而並非簡單呼籲僱主、僱員「互諒互讓」了事。所以,市民的怨氣其實是可以避免的,並非停工與否的問題,而是政府發放訊息不善造成混亂。

有意見認為應該成立委員會或成立一個危機處理中心去跟進,以及研究是否有需要訂立新法例去處理日後風災後的問題,這是恰當的。說到底,近年全球氣候劇變,將來一定會有較山竹更強的颱風襲港,商討更妥善的機制以應對下一次風災實有必要。

鍾國斌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 自由講
2018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