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徵費不如完善回收配套 -  李鎮強 (2018年12月27日)

根據環保署去年發表的《香港固體廢物監察報告》,本港一六年的都市固體廢物的人均棄置量創下二十三年以來新高,達至每日一點四一公斤,遠高於鄰近的亞洲城市,情況令人憂慮。就此,政府提出通過廢物徵費來減少整體廢物棄置量。但是,筆者認為這種寓禁於徵的手法不但不能有效減廢,更是擾民之舉。

應課差餉包括處理垃圾

事實上,市民現時所繳交的應課差餉已有部分用於處理垃圾。差餉是按物業的租值再乘以特定百分率而定。在過往數年,由於物業價格飆升,其應課差餉租值亦隨之上漲。換言之,政府已收取的垃圾處理費用亦有所增加,若如又另收垃圾費,不但有雙重收費之嫌,亦加重市民的日常開支負擔,更令市民誤以為只要交付相關費用便已盡個人的環保責任,無從推動市民改變自身的生活習慣,難以達至源頭減廢的目標。故此,筆者建議當局應以鼓勵方式提供經濟誘因,如通過扣減應課差餉租值來鼓勵市民主動地參與日常的減廢和回收工作。

而且,廢物徵費的執法成效亦令人存疑。正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難保不會有市民為逃避垃圾徵費而非法棄置廢物。例如早前「四電一腦」計畫實施後,市民非法棄置的情況常見,特別在偏遠的鄉郊地區更是重災區,令環境污染更為嚴重。雖然當局曾回應指會通過多項措施堵截問題,如在違規黑點安裝網絡攝影機及開發流動應用程式供市民舉報違規行為。但是,這種以檢舉或監控的模式根本難以阻止非法棄置的問題,而且監控成本非常高,亦同時衍生耗用更多的器材和物資,將來又是一堆垃圾的源頭,與減廢的政策背道而馳。

制訂全面的3R政策

此外,本港雖然推行資源回收政策多年,但僅停留在簡單的三色回收桶階段,未能將其他的資源回收設施普及化,如玻璃及廚餘回收。故此,當局不應「未學行先學走」,在全面優化廢物回收配套前便實施垃圾徵費,變相讓市民為當局的政策失誤負上責任。筆者認為應先行完善本港的減廢回收配套,制定全面的3R政策,即Reduce(減廢)、Recycle(回收)和Reuse(再用),配以前文所述的經濟誘因,方可鼓勵市民從源頭減廢,解決廢物棄置量高企的問題。

李鎮強 - 自由黨副主席、東區區議員
載於 星島日報 每日雜誌
2018年12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