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訂冷靜期 害苦無辜中小微企 – 邵家輝 (2019年1月18日)

商經局日前就美容服務消費合約建議設立法定冷靜期,表面上針對業內少數害群之馬,實際上卻連絕大多數正當守法的經營者都拉下水。一旦落實建議,全港九成以上屬中小微型的美容院勢必面對經營成本高升壓力,生存空間愈來愈窄,而在成本轉嫁下,消費者亦隨時得不償失。

據政府資料,香港至少有八條法例保障消費者權益,其中《商品說明條例》更特別對虛假說明、誤導性遺漏、具威嚇性營業行為等六種不良營商手法作出規管,違者須承擔刑責,可被判處入獄及巨額罰款。

所以,對於少數害群之馬脅迫顧客手法,執法當局早有法可依。政府若說檢控困難,就應先好好檢討相關工作不足,而不是怕麻煩,一味將責任諉過於業界,寧願犧牲一眾無辜者,這並非一個「志不求易、事不避難」政府應有的工作態度。

我已多番指出,當局單憑未查證屬實的投訴數字,便指整個美容業存在不良營商情況,既以偏概全,又不公道。政府指《商品說明條例》由2013年至2018年生效期間,海關收到374宗涉及美容的投訴。但是,有關其他行業的投訴實不比美容少,如醫務委員會單在2016年就收到628宗市民投訴醫生個案,2017年亦有496宗,且投訴程序冗長,處理經年,令小市民每每感到冤屈無法昭雪,公義無法伸張。

既然如此,又不見政府以保障公眾利益為由,大刀闊斧再立法打擊醫護界的少數害群之馬?如斯選擇性立法,不怕給人欺善怕惡的觀感?

商經局建議落實冷靜期後,商戶可從退款中扣除消費者在冷靜期內享用了的服務收費,但須參照合約總金額按比例計算。但要知道,商戶單次向顧客提供服務的成本,往往高於批次提供服務的成本,實施冷靜期後,成本差價最終很可能由商戶承擔,更不用說有人會乘機藉購買套票以較低平均價格享用部分服務。商經局的建議只會妨礙商業運作,使業界放棄套票安排。

商經局又建議,如以信用卡一筆過付款,商戶退款時可扣除交易金額的3%作行政費;如分期付款,可扣除5%。可是,連商經局高官也承認,現時銀行向商戶收取信用卡退款的行政費已不止此數。據知,若直接全數付款,銀行收取3.4%至3.91%,分期付款手續費更達4至11%。可見商經局建議的行政費水平,根本「堅離地」,最終又很可能由商戶承擔,之後羊毛出在羊身上,成本必轉嫁給消費者,亦令通脹升溫。

事實上,銀行對美容院已施加不少苛刻要求,如收取每月最高限額之六倍現金作無息抵押,又在消費者簽卡三至六個月後才真正向商戶匯款。若實施冷靜期,商戶又須在退款期先行墊支,試問中小微型美容院何來有如此大筆現金周轉?

再者,消費者無須提供理由便可取消合約,必會出現濫用,甚至有無理取鬧的顧客肆意要求退款,令市場出現混亂。凡此種種,皆令經營成本增加,這對大企業固然問題不大,但中小微企的負擔只有更重,變相淘汰他們,故政府不可輕率而行。

邵家輝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 自由講
2019年1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