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領展 不應損自由經濟美譽 – 鍾國斌 (2019年2月15日)

領展上巿後將旗下的屋邨商場大幅加租,租金高昂,令小商戶經營壓力大增,也間接導致屋邨商場物價偏貴又選擇少,社會不少聲音多年來一直批評領展沒有做好企業的社會責任,顧及普羅市民需要。近日有議員擬提出私人條例草案,規管領展商場和街市舖位租金加幅,並且開徵舖位空置稅云云,然而,這些建議表面上說得動聽,實際上卻是不可行。

領展仍符合商業行為

社會是有整頓領展的聲音,但透過立法方式去限制一間私人機構或上市公司,並非適合,尤其是在相關機構沒有觸犯任何法例的情況下,更難說得過去,領展的前身領匯是經過公開、合法的途徑購入房委會資產,然後成為上市公司,儘管大眾不滿其沒有做好照顧基層市民的社會責任,仍是合乎商業行為。

事實上,領展未有違反政府和房委會當年訂立的合約和地契條文的規管,只是房委會制訂買賣合約附設的限制性契約條款過於寬鬆,以致後來出現分拆商場、停車場出售,或街市改為商場等情況,備受批評,這些是房委會「漏招」,政府應該先做好自己責任。

香港有今天的成就,有賴一直奉行自由市場原則,最近更連續25年被評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是吸引國際外來投資的最大優勢,同時,香港也是法治之都,尊重合約精神,貿然透過立法方式去規管特定一間私人機構,干預其運作,而且更是一間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已受相關法例規管,這難免惹來國際社會和商界的不良觀感,擔心自由市場原則和合約精神朝令夕改,投資利潤沒有保障。

所以,筆者並非維護領展所作的行為,而是反對干預自由經濟市場這一類飲鴆止渴的做法,事實上,要對付領展還有其他更理性和務實的方法,例如研究透過地契條款監管,或增建公共街市,或臨近屋邨的商場以抗衡領展的壟斷等等。

說到底,提出私人條例草案只是搏取掌聲多於實際效益的手段,即使進行立法,但領展仍然可以「見招拆招」,甚至乎變賣所有商場資產獲利了事,私人條例草案最終是否真的可以令普羅市民受惠,實在大有保留。(小題為編輯所擬)

鍾國斌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 自由講
2019年2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