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入港人醫生 達致多贏局面 – 張宇人(2019年2月22日)

本人上周在港台《香港家書》公開建議放寬海外醫生執業門檻,樂見社會也持開放態度,惟近日討論焦點只落在是否取消實習期。醫學會代表更指涉及醫學界重大利益,須先收集醫生的意見。

醫生不足的問題已火燒眼眉,實不應一拖再拖。若真的希望減輕公立醫院的壓力,不妨先放寬海外醫科畢業的港人子女回港就業。他們勝在能說和能聽廣東話,若回流到公立醫院,即可投入服務,起到實質的紓緩作用。

然而,我們必須消除這批港人子女回流的心理障礙。試想,在海外已工作一段時間、正值壯年的醫生,大都成家,有兒有女,若非有很強的理由,難以吸引他們放棄在海外建立的事業,舉家回來。

能夠豁免實習期一年,固然是好,但若連同取消醫生執業資格試,必可大大提高誘因。須知道,要離開醫學院已久及浸淫專科訓練多年的醫生,重考普通科課題,就如十年前的會考狀元,今年要去考中學文憑試一樣,並不合理。

既然關鍵是如何確保引入的醫生合乎水平,我建議把行之有效的新加坡模式融入本港有限度註冊制度。第一,除了如新加坡選擇在全球著名大學醫學院畢業的醫生外,也可容許在海外醫學水平高的醫院執業的醫生為引入對象;第二,回流醫生須以有限度註冊在本港公營醫療體系工作五年或以上,完成後其專科資格可獲本港香港醫學專科學院承認,毋須考試或實習,直接取得本港執業資格;第三,其後他們可自由選擇在本港公營或私營醫療巿場執業。

這不單可短期內補充公營醫療人手,更有助引入有經驗及有質素的醫生。而且,透過首五年在公立醫院工作,有助醫生熟習本土病患,其間更可作觀察期,一旦有任何缺失或未符理想,即可終止合約,為巿民醫療安全提供保障。這樣,報考醫生執業資格試和實習一年便變成多此一舉,順理成章,即可豁免。

長遠而言,若部分經此途來港的醫生最後選擇進入本港私營醫療巿場,更可給中產多些優質的選擇,這絕對是多贏的局面。

其實,我聽到不少私家醫生都支持我的方案,相信只有少數醫生為了個人利益而反對。我奉勸他們,別再假以道德高地的理由而罔顧巿民福祉。據講,在海外取得醫學資格的港人子女只有數百名,即使全數回來也難以威脅本港醫生的利益,又何須拒他們於千里之外?

張宇人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 自由講
2019年2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