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不公不正 負面標籤美容業 – 邵家輝 (2019年3月1日)

近年有些政客靠譁眾取寵來撈選票,專門針對美容業肆意抨擊,一知道任何涉及美容機構的投訴或事故,便裝出大義凜然的模樣,利用傳媒或網絡平台搞輿論公審,未查先判將責任全推到業界身上。遺憾的是政府亦戴上有色眼鏡,不但未有給業界發展提供甚麼實質扶助,在言論和政策上更大有衝着業界而來的意味。

據我了解,美容業界從來都不拒絕規管,只是一如其他行業,希望相關制度合情合理,既保障公眾利益,亦有助業界提升水平健康發展。事實上,在現今香港這個經濟進步城市,美容產品和服務可謂必需品,除了是眾多婦女自力更生途徑,更蘊藏著極大經濟效益,有發展成優勢產業的潛力。

其實經常被人拿來詆毀美容業的一些嚴重事例,嚴格而言屬於醫療事故,因為當中涉及醫療程序,操作者亦是醫生,2012年釀成一死兩傷的DR事件如是,2014年拉丁舞女導師抽脂死亡事件亦如是,2018年一位女銀行高層懷疑被注射肉毒桿菌後死亡事件,更涉及一位名醫,根本與美容師無關。

日前有位以監察美容業自居的政黨人士在立法會一個公聽會上,圖言並茂指有位太太接受激光袪肚紋療程時出現燒傷,認為美容儀器和操作者缺乏規管,以致無人負責云云。要知道,香港是一個法治之區,任何人對他人身體造成傷害,不管是普通市民、美容師、醫生甚或特首,都會面對民事甚至刑事追究,最終由法庭裁斷責任誰屬。所謂無人負責的說法,根本難以成立。

談到美容儀器,政府擬將其當作定義極之廣闊的「醫療儀器」一併規管,僅建議引入為期五年的「表列制度」,供未符合醫療儀器註冊規定的美容儀器申請,五年過渡期後可續期,但就不接受新申請。業界對此大感憂慮是可以理解,因若推行這表列制度,將來即使科技進步,新款的美容儀器也不能申請納入,換言之,業界用來用去的都只能是表列的舊款儀器。自此儀器供應商很可能結業,美容科技發展亦受到嚴重窒礙。

歸根究柢,醫療儀器和美容儀器的設計用途各異,使用者亦有不同,所以讓只作美容用途的儀器跟那些真正作醫療用途、須以高規格註冊的醫療儀器分開處理,才是適切做法。況且醫生短缺,若某些原可由受過專業培訓和具相關資歷的美容從業員操作的美容儀器日後只可由醫生使用,只會加劇人手緊張問題,影響公營醫療服務。

除了儀器規管,政府還計劃針對美容業施行強制性冷靜期等措施,我上月寫過冷靜期問題,在此不贅。不過,當局多番公開出口術,指美容業存在具威嚇性的營商手法,定會影響公眾觀感,令市民誤以為美容業為不良行業,但實際上海關現已可根據《商品說明條例》第13F等條文執法對付有關行為。

樹大有枯枝,任何行業都可能存在少數害群之馬,不管是醫學界或其他界別都不會例外,因此,有關的以偏概全說法着實有失公道。

邵家輝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 自由講
2019年3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