豈可扭曲國歌立法之本意 – 李鎮強 (2019年3月3日)

當金牌運動員在頒獎台上手持鮮花聆聽着國歌,看着國旗緩緩升起,這一刻相信所有人都能感受國歌的意義;奧運賽事之所以如此吸引,正因為她代表着一個國家人民團結所產生的崇高情感:國家榮譽感。我們不難看見在一些活動中,參與活動者身上穿上相同的裝束,這使參與者更有意識大家正參與相同的活動,或為相同的目標奮鬥着。有些家庭喜歡穿家庭裝去旅行,以此記錄難忘時刻;情侶以情侶裝表達相互間的感情。由此可見,許多群體或組織都喜歡用一些具象徵意義的事物來表達自己的身分。國歌對一個國家的意義由此顯而易見。

訂立《國歌法》,目的是令國歌有明確規範,歌曲不會胡奏亂唱;達到維護一個國家的尊嚴。現今世界許多國家,包括美國、德國、法國、加拿大、俄羅斯、日本及大部分的東南亞國家,都制訂了專門的法例,將國歌、國旗、國徽確立為國家的象徵,代表着國家主權和尊嚴。香港既屬於中國的一部分,我們在高唱「一國兩制」的同時,是否意識到該為國家的象徵歌曲立法呢?

荒謬假設危言聳聽

國歌立法純粹是禁止人們不當使用國歌,即不得把國歌的歌詞或曲譜用於廣告、私人喪事活動及作為公共場所的背景音樂等。在這個大前提底下,正常在香港生活的人不太可能受到其條文影響而誤踏陷阱觸犯法例的。所以某些人若硬要說成若在賽馬比賽中忽然聽到國歌,市民不馬上肅立,或在奏唱國歌時,輪椅使用者未能立刻站立都會觸犯法例,這些都是荒謬的假設,是危言聳聽的說法。要知道違反法例的定義是任何人意圖侮辱國歌、且行為是公開及故意的,根本不存在有人誤墮法網。若有人擔心國歌會被納入中小學教育,筆者想反問:一個受教育的人不是該認識及懂得唱自己的國歌嗎?而擔心下一代因學唱國歌而愛國,筆者認為唱國歌跟愛國是兩回事;雖愛國不該被說成是妖魔鬼怪,但退一步說,如果學了唱國歌就等於愛國,這說法豈不更荒謬嗎?若大眾認為草案有含糊不清的地方,應促請立法會議員做好審議法例的工作,而不是想出各種各樣荒謬可笑的假設以推翻法例。

我們的下一代不一定有許多人能站在奧運頒獎台上聽着國歌響起,但維護國家的尊嚴,令下一代更全面認識祖國實有助建立正確的公民觀念,使下一代為社會作出更多貢獻,筆者盼望各界以正確及正面的態度看待《國歌法》,令我國在世界舞台上享有該得的尊嚴。

李鎮強 - 自由黨副主席、東區區議員
載於 星島日報 每日雜誌
2019年3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