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締「白牌車」 嚴懲不能缺 – 易志明 (2019年3月8日)

因應利用汽車作非法出租或取酬載客 (「白牌車」)的違法行為愈見猖獗,運輸及房屋局日前向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提交有關罪行罰則檢討後的建議,對於政府建議把初犯及重犯者的最高罰款金額及吊銷車輛牌照期提高一倍,陸路交通運輸業界認為是聊勝於無,但我認為政府今次提出罰則的修訂,還是行前了一步。

「白牌車」肆虐,歸根究底是沒有阻嚇力的懲處,根據政府提供的數據,在137宗經法庭審訊的非法出租或取酬載客個案中,只有五宗判處罰款四千元或以上,僅一宗個案判處監禁六星期;就算車輛牌照被吊銷及被扣押,亦只不過是短短的三個月,可見懲處完全未能反映罪行的嚴重性。由於現時建議的是最高罰款額和監禁期,因此,若然法官依然就有關罪行只判以數千元的金額,就算有關罰則水平再增加一倍,依然難有阻嚇力;除非警方及律政司就一些法庭判刑過輕的個案提出覆核,否則,應把現時最高的罰則水平改為最低的罰則水平。

為杜絕「白牌車」活動,陸路交通運輸業界認為最有效的罰則還是扣車,甚至沒收涉事人的生財工具。事實上,在香港,沒收犯罪個案的工具並不是新罰則,根據《進出口條例》、《應課稅品條例》,《危險品條例》及《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均賦予相關部門,不論涉案人士是否有被定罪,均可沒收其犯罪的工具。沒收犯罪工具的目的是協助調查及保障公眾安全,而扣押涉嫌違法的車輛,完全合乎這兩個條件。

既然車輛是整個「白牌車」個案的重要證據,警方扣留作調查亦是理所當然;由於「白牌車」均有機會因其違法行為而失去保險公司的保障,因此,若讓這些沒有保險的「白牌車」繼續在道路上行走,對公眾的保障構成威脅。因此,陸路交通運輸業界認為應賦權執法機關將涉嫌違法的車輛扣押,最起碼扣押至完成整個檢控程序;甚至對重犯的車輛予以充公,是合情合理,而且必定能有效起阻嚇作用。

說實,「白牌車」的肆虐衍生了多個社會問題,包括:

(一)製造不公平的營運環境:恆久的公共交通監管制度受破壞,守法從規之的士業從業員的生計因違法「白牌車」大受影響;

(二)威脅公眾的保障:保險業代表已多次指出是不會對違法行為作出保障,若然不受保險保障的「白牌車」繼續在道路上行走,一旦發生意外,所造成的人命傷亡及所有第三者的財物將不獲保障;近期發生涉及非法出租車輛的交通意外,正正突顯了乘客和道路使用者在這些情況下欠缺保障;

(三)陸路交通運輸業的司機嚴重流失:從事「白牌車」不受規管,自由度高,已搶去了不少陸路運輸業的司機,若情況持續,在嚴重欠缺司機的情況下,人流及物流均會受影響;及

(四)加劇道路擠塞及路邊空氣污染:由於「白牌車」被吹捧收入高,又自由,因而吸引一批人士買新車,令私家車及輕型貨車的數目持續增長,增加道路的負荷。

考慮到「白牌車」帶來的社會問題,政府必須採取果斷措施,嚴厲打擊「白牌車」。

易志明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 自由講
2019年3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