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委會內誰是鬼? - 張宇人 (2019年4月26日)

醫委會否決海外專科醫生免實習期的四個方案,引發社會各界群起攻擊,許多人歸咎於投票機制,包括醫委會內業界代表。

當大家互相推卸責任時,在醫委會內手持一半議席的前線醫生代表則提出第五個方案。當中最大的爭議是,考取執業試後規定留在原本機構的工作時間,將按醫管局、衞生署及大學醫學院而各有不同,隨即惹來特首批評非一視同仁,有大學醫學院的代表立即和應反對。

其實,今次放寬實習期只針對在海外已取得專科資格的醫生,他們來港前早已有足夠和有關的全職臨牀經驗,故豁免六個月的實習期是非常合理。因此,放寬的建議本來就十分保守,所增加的吸引力有限。所謂第五個方案,無疑令人覺得故弄玄虛,也違背放寬的原意。

事件反映醫委會內非業界代表的勢力非常薄弱,在32票中只有8票,難與業界代表抗衡。雖說醫委會內有8票來自醫管局、衞生署、醫專及兩間大學醫學院提名的代表,大都是主管級,他們未必如其他主要來自私家診所及公立醫院的16名執業醫生代表,只從保護主義出發,但又有誰可以肯定,他們不會為未來的自身利益,減少外來競爭而投票?

姑勿論如何,由於醫委會議事規則規定,動議必須過半數支持才可以成立,故持有決定性票數的16名執業醫生代表,即使心儀方案未必可以通過,也可確保自己不喜歡的方案不獲通過。

換言之,最壞的情況是四大皆空,原地踏步,這結果大有可能重演。因此,對於下月八日醫委會重新投票,我一直不看好。

雖然如此,醫委會的權力及組成,在《基本法》之下並非不可改變。四年前我便曾提出私人條例草案,要求增加醫委會非業界委員,後來獲得政府收納提出,即使遇上立法會醫生代表拉布,最終在去年3月獲得通過。

我一直認為,醫學界只有小部分冥頑不靈,過分維護自身的利益,不斷向港人及年輕的醫生危言聳聽,說放寬制度會引入大量水平未達標的內地醫生,拖低香港醫療質素。然而,近期巿民已看清,有關言論只是為他們醫醫相衞作掩飾。

我奉勸這群人,不要自食其果。業界若不主動積極解決醫生人手短缺的問題,巿民的不滿只會愈來愈大,最終只有支持收回主導權,以保障公眾利益。

張宇人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 自由講
2019年4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