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營的士」斷錯症 落錯藥 – 易志明 (2019年5月3日)

政府在今年4月17日向立法會提交有關「專營的士」服務條例草案,意味着政府正式展開落實「專營的士」的工作。我重申,我絕不認同政府的方案,因其未能提升18,163部的士之整體服務水平,而政府建議的服務元素,除了對車種有較高要求外,其他元素均來自的士業界目前已經為市民所提供的服務,並沒有新猷。

政府認為過往所發出之的士牌照,並沒有任何附加條件,故未能有效地監管的士服務,因而建議套用一向用於專營巴士服務的專營權方法,認為只要監管擁有專營權的專營公司,便能有效地作出規管。但歷史告訴我們,事實並非如此,當年曾服務港島區的「中華巴士有限公司」,在專營權的緊箍罩下,服務依然欠佳,最終專營權被收回。可見,服務水平的提升,是有賴業內人士自發,並非單靠監管便能一蹴而就。

觸發政府孕育出「專營的士」這個概念,主要源於兩個考慮:

1)非法網約白牌車的興起,政府認為有部分市民願意以較高的車資換取較佳的點對點服務。其實市民對車輛之硬件要求並不強烈,只希望「叫車有車」及良好的服務態度,所以推出600架「專營的士」是否能滿足該等市民的訴求是一個極大的疑問。

2)要做到「叫車有車」,先決條件是解決司機不足的困局。香港正面對人力資源不足的問題,各行各業均缺人手,當中尤以職業司機最為嚴重,因其收入水平並不吸引,的士行業也不例外。目前最少有百分之十至十五之的士已因司機不足而被迫閒置,造成出車率不足的問題;加上政府在過去幾年,對非法白牌車之高度容忍,市面上保守估計已有數萬輛非法白牌車在經營,引致司機加快流失,進一步推低出車率。

另外,根據交通諮詢委員會過往之建議,香港之的士車資應為巴士服務的5至7倍,以各司其職,服務不同的社群。可惜,由於主事官員不希望於立法會審議的士收費調整時被批評為把關不力,往往為減而減,不顧的士業界的經營實況,引致目前的士車資不足巴士車資的三倍。事實上,上屆政府已公開承認香港之的士車資確實偏低,這亦導致的士司機之收入較陸路交通運輸行業司機入息的中位數低百分之十八;由於的士司機乃自僱人士,與受薪司機還相差了額外不少於百分之二十的僱傭福利,如年底雙糧、強積金、有薪假期及醫療福利等。所以的士司機的收入水平其實與其他受薪司機相距最少百分之三十八,試問又如何可以聘請到足夠的司機呢!

市民投訴的士服務,主要是拒載及濫收車資等「黑的」行為,的士業界對此等「黑的」問題恨之入骨,並同意嚴厲取締。市民、議會及業界均贊同嚴厲取締「黑的」行為,但政府卻仍置若罔聞,不急市民所急!的士業界於過去數年推出了不同的車隊服務,普遍受到市民歡迎,他們期望政府能給予政策上的支持,讓他們可大力投資,以帶動整個行業服務水平的提升;但政府依舊閉門造車,斷錯症、落錯藥,繼續推出一無是處的「專營的士」方案!

易志明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 自由講
2019年5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