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精神神開工 安安全全收工 – 邵家輝 (2019年5月10日)

「職業傷亡一宗也嫌多」,相信這句話沒有人有異議,據我接觸過的眾多業界僱主當中,亦個個想員工精精神神開工,安安全全收工。只是社會上有些人,包括政府某些官員在內,似對僱主階層心存偏見,每有職業意外發生,往往不問情由,總傾向將責任全歸咎於僱主一方,做法既不公道,又無真正應對問題。

政府早前提議大幅提高針對違反職安健法例的僱主(或東主或處所佔用人)罰則,將現時最高罰款50萬元大增至有關公司的10%營業額或600萬元,以款額較大者為準。當局解釋這是因為法庭判刑偏低,又以去年涉及建造業致命工業意外罰款平均$27,000為例,認為需要大加罰則。

可是,按照常理,如果認為法庭判刑過低,當局理應要求法庭覆核判刑或提出上訴,為甚麼本末倒置,再加罰則上限?原來勞工處過去五年曾就40宗個案的判罰向律政司建議申請覆核,但只有三宗獲律政司同意,其中更只有一宗獲法庭提高罰款。

這就更令人奇怪,為甚麼法官不接納有關覆核?又為甚麼連政府內部的法律部門也不撐自己人,拒絕勞工處絕大部分覆核建議?當然,每宗個案的案情不盡相同,不可一概而論,惟我們不禁要問,有關判刑是否已反映法官認為在相關個案中僱主應負責任的程度,其他人如僱員同樣要負責?

我聽過一些情況是僱主雖已提供安全設備,但工人可能因疏忽或貪方便而沒有使用,不幸釀成意外。要知道,加強職業安全要勞資共同合作,香港工業意外率(每千名工人計)由1998年的64.7人下降至2017年的17.2人,正是各持份者合作結果,並非單方面可成。去年當局檢控僱主個案約有四千宗,檢控僱員則只有廿餘宗,有否給僱員充分警惕性成疑。如情況屬實,政府首要應加強向僱員宣傳,而非針對僱主。勞工處純粹以表面數字,就斷定僱主要負更大責任,這種「不求甚解」的做法固然要商榷,但更離譜的是主事官員以「唧牙膏」方式回應查詢,有意圖蒙混過關之嫌。在三月一個會議上,我問官員諮詢過甚麼業界,僅獲對方拋下一句「已諮詢六大商會」,詳情欠奉;到四月我一再追問,相關官員才肯正面答覆該六個商會名稱,並透露各商會其實不同意將罰款額與營業額掛鈎,認為會影響營商環境。

事實上,職安健法例涵蓋各行各業,除了建造業,其他如飲食、倉庫、碼頭、運輸、清潔等都密切相關。以清潔服務業為例,營業額看似甚大,但扣除人工等成本後,實質盈利只有兩三個百分點,一旦罰則與營業額掛鈎,經營者怎敢再做下去?職業安全固然重要,我亦並非完全反對調整罰則,只是當局應以公平公開及認真的態度全面諮詢,提出合理調整幅度,而不是隨便由主事官員憑主觀感覺或一己好惡決定。

邵家輝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 自由講
2019年5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