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標籤 真排外 – 張宇人 (2019年5月31日)

本地醫生人手嚴重不足,已是不爭的事實。但近日有醫生團體代表不時向我攻擊,質疑我只是想利用議題,讓權貴子弟免試回流香港行醫。

首先,我從不迴避,在立法會內外已多次申報,有一名女兒及一名女婿是在海外執業的醫生。第二,鼓勵說廣東話的港人子女回流,回饋香港,本是好事,為何把他們標籤為權貴子弟,製造分化?!許多中產家庭辛辛苦苦供子女到海外升讀醫學,他們又是達官貴人嗎?他們在供書教學方面從沒得到政府資助,仍然希望子女回來服務巿民,為何要把他們拒諸門外?

事實上,港人子女正正是我們應該吸納的對象。他們多在英美等先進國家讀醫和受訓,故不論是英語或廣東話,他們聽得懂,也說得非常流利,與病人溝通一定沒有問題,可以即時就位,分擔醫院的前線壓力。

香港根本不能單靠增加醫科培訓學額來填補不足,除了因為培訓需時外,也受制於醫生短缺及持續流失的問題,醫管局的培訓能力已近乎到頂,進一步增加下去只會影響培訓質素。香港兩間醫學院也在流失人才,欠缺好的教授培育下一代。面對如此困境,以免試機制,鼓勵在海外醫科畢業的港人子女,特別是已完成醫學專科訓練的醫生回流,是快捷及有質素保證的方法。

此外,我們必須理解現實,許多發達國家也面對人口老化,對海外醫生的需求甚殷,造成這些地方畢業的海外醫生不愁出路。在海外畢業的港人醫生亦然,如非有很大的吸引力,他們不會放棄自己在外地努力經營的事業,舉家回來。

正如新加坡為了提高自己的吸引力,容許新加坡人免試回流後,在公營醫院接受監督工作的年期,較其他國籍的海外醫生短一半,即兩年就可以進入私人巿場。另特設獎勵計劃,鼓勵新加坡學生在海外醫學院畢業後回國執業。香港卻反其道而行,一丁點的放寬措施也寸步難行,有些醫生還標籤有意回流的香港人。

那些對我個人及支持輸入醫生的人士的攻擊、侮辱,甚至是毀謗,無非是挑動巿民仇富的情緒,目的只是轉移視線,混淆視聽。說穿了,其實都是抗拒外來競爭,務求保護自身利益,繼續獨佔巿場的優勢。

「橋唔怕舊」,過去數年每逢社會熱論輸入醫生時,醫學界不少人士都是耍這些手段。心水清的巿民自會看得明白,不會被矇騙。

張宇人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 自由講
2019年5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