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補法律漏洞 完善司法機制 – 李鎮強 (2019年6月11日)

在過去的幾個月,最熱最燙手的山芋可謂《逃犯條例》,我們眼見港人在台灣殺人的案件,一直只能徘徊於洗黑錢的聆訊及判決,儘管兇手直認殺人及處理屍體,整個司法制度卻無法將其繩之於法,教人耿耿於懷。自問一直令我們引以為傲的司法制度,面對此等不公義之事時,該如何自處,我心中有一個不二答案,就是「修補漏洞,完善機制」。

政客分化中港 煽惑公眾

不少市民對於修訂草案未能充分了解,對於國情亦然,容易受周邊煽惑情緒的言論影響。有見及此,保安局局長不辭勞苦奔走各個解說會,亦應自由黨邀請,為商界朋友釋慮,又一再提高門檻至針對「可判處七年或以上監禁的最嚴重罪行」,同時多番重申嚴重的刑事罪行都不涉及集會、新聞、言論、學術自由或出版自由,而且,政治罪行不移交;或因種族、宗教、國籍或政治意見而被檢控也不移交。可惜偏有部分政客掩耳不聞,不惜危言聳聽,甚至到國外分化中港,竄改修例原意令普羅大眾產生恐懼,以達到某種政治目的。

冷靜理性分析一下,閣下身邊是否有親友曾干犯「可判處七年或以上監禁的最嚴重罪行」嗎?老實說,我身邊沒有。我初時以為害怕修例的就只有現時為隱藏罪犯或是打算犯罪的人,所以筆者掏盡腦袋也想不出修例的原意是否真的令港人失去保障,疑惑市民是否擔心自己或後代會成為逃犯,而不是要當個守法的公民嗎。

保障市民 免做逃犯天堂

過去的周末,不少市民因應某政團的煽動而上街遊行示威,入夜後更演化成為暴亂,筆者對暴徒的行為感到憤怒。他們的訴求大致上是「要求撤回及暫緩修例」、及「以個案形式處理台灣殺人案」等,但筆者認為這些都不切合現實。或許未發生台灣殺人案前,我們尚有空間依照較舒適的步伐推展立法,但該案件發生後,全球都知悉此等形式的犯罪並不須要承擔相當的刑責,換言之,再拖拉不修補此等司法缺憾,就等同過去一年香港通過傳媒成功廣泛宣傳,教育有意犯罪的人利用這個漏洞逃避刑責,躲藏在港。日後如果每個類似案件都以「個案形式處理」亦必會容易出現積壓,案件經社會談論,往往已經驚動疑犯,以致未能及時移交已失去歸案機會。所以其實修法,原意就是為了確保香港繼續是一個適合居住及營商的安全城市,和保障廣大的良好市民。

筆者支持《條例草案》如期在本周三進行二讀,亦相信特區政府有果斷的決心,在阻止一切罪案和不公義的事再次發生的前提下,必能再提出平衡各方面聲音的修改方案出來。

李鎮強 - 自由黨副主席
載於 星島日報 每日雜誌
2019年6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