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沙士時期推紓困措施 – 張宇人 (2019年8月2日)

受到內憂外患的影響,香港許多經濟數據跌勢未止。除了旅遊業首當其衝,飲食及零售的業界也預見生意有雙位數字的跌幅。巿民對前景不樂觀,消費意欲大減,恐怕短期內也難有改善。

我已跟財政司司長表示,如此下去,經營環境將比當年沙士時期更差,有必要作好準備,全方位為中小微企及小巿民紓困。我建議當局參考2003年促進經濟措施的範本,因應現時情況進一步加強支援的規模及範圍。

穩企業,有助保就業,政府必須增加對中小微企的財政援助。我常說,沙士時期推出的特別信貸保證計劃,深受中小企歡迎,其設計及申請條件,比近年政府推出的同類計劃更便利企業,故期望當局在此艱難之際應重推及優化這項計劃,並增加政府的信貸保證風險的比率、保額上限及延長貸款年期,讓中小企渡過今次的難關。

至於其他直接而行政費較低的紓解方法,不外乎寬減各項政府收費,例如退還薪俸稅、寬免商業登記費及差餉、分別給住宅及非住宅用戶寬減水費及排污費,另外給工商界減工商業污水附加費等。

由於今次受影響的界別非常廣泛,當局應給各行各業盡量寬免牌費。受惠者須涵蓋小販、食肆、小食外賣店、工廠食堂、新鮮糧食店、的士司機、小巴司機、旅館經營者等等,即使一個牌費只涉及數千或數萬元,但對於這些資金緊絀的小企、微企或個體戶,絕對有幫助。

當然,政府不應遺漏與民生直接相關的公眾街市租戶,宜豁免他們至少兩個月租金,並且凍結租金水平,從而減輕他們的經營成本,不用轉嫁給巿民。

另外,政府短期內未必有能力大量增加土地供應,因應中小微企及中產人士的租金負擔愈來愈重,我已建議財爺,盡快提升中小企辦公室或商舖租金開支扣稅額,以及為未有物業及租住私樓的中產,提供為期5年、每年最多10萬元的租金免稅額。

不過,以上措施充其量只可發揮紓緩作用,最重要其實是重建穩定及互信的環境,但這則需要各方的努力,單靠任何一方也不可成事。

張宇人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 自由講
2019年8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