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亂反「治」 還香港和諧穩定 - 鍾國斌 (2019823)

最近香港籠罩仇恨氣氛,而仇恨只會造成傷害,並不是七百萬香港市民所願意見到的,然而,因為修訂《逃犯條例》引起的紛爭,政治問題沒有得到政治解決,扭曲成暴力鬥爭,香港社會環境在短短兩個月內急速轉壞,以往的和平、安定、充滿活力,變成瀰漫着紛爭怨恨,民心撕裂對立,警察成為了仇恨的對象,實在令人痛心。

其實,過往香港良好法治及安全城市的美譽得來不易,是建基於高效的執法水平,及香港警隊的維持治安。香港警隊由80年代開始,不斷進步,在維持治安和社會秩序上有優越表現,令香港成為全球罪案率最低的城市之一,近年香港整體罪案更降至過去四十多年來的新低,「世界正義工程」(World Justice Project) 早前發表的《2017-18全球法治指數》,香港在秩序與治安位列全球第4,外國人對香港的感覺整體是十分安全的,足以令港人引以為傲。

之前,市民對警隊的滿意度評分高企,達61分,但由6月初反修例運動爆發後,便急跌至39.4分,是2012年有紀錄以來最低。為何會出現這麼大的逆轉呢?是否有情緒被煽動?仇恨被製造?改變了部分市民對警隊多年來建立的專業形象的觀感?大眾應思考其中的原因。

當下民情已各走極端,要如何修補社會撕裂,如何令警民互信關係回復往昔,現在雙方也各說各話。況且這兩個月來香港的法治、民生、經濟受到嚴重衝擊,需要的是有實質措施和機制去撥亂反「治」,以還香港優良的法治和有效的管治。

說到底,示威者今天如何與警方對抗、對峙,但總不能永遠對立,難道日後遇上罪案、需要救助,也不再報警求助?事實上,事態發展至今,特區政府已錯過不少解決事情的時機,現時社會仍然嚴重撕裂。如何促成社會和解,或許特區政府及示威者也應把行動降溫,對話永遠好過對抗,互相仇視只會惡性循環,放棄暴力才可解決問題,將當前緊張的社會對立關係拉回正常軌道。

鍾國斌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 自由講
2019年8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