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豬荒不可墨守成規 – 張宇人 (2019年8月30日)

當香港處於政治僵局,另一民生問題也急待解決,就是豬荒。

事態已非常嚴重,巿民及業界不單須捱貴價豬肉,許多以豬雜材料做主打的食肆大叫救命,數以千計靠活豬買賣的從業員也隨時飯碗不保。

一個月前,我已直接向中聯辦官員反映我們的困境。其實,內地自己也面對豬肉短缺,但仍然努力確保供港活豬穩定,本人深表感激。

非洲豬瘟本對人體無礙,只是在活豬中間傳播性高,受威脅的不是巿民,而是養豬的農民,故關鍵在於如何防止疫症傳入本地豬場。

就此,本港已採取對應措施,要求兩間屠房「日日清」,即不容許活豬過夜,防止交叉感染,內地亦已確保驗有非洲豬瘟的豬隻不能進港等等。惟有業界向我投訴,本港食物安全中心與內地部門,就一些檢疫程序未能達成共識,造成不必要的誤會,嚇怕了內地供應商,再次反映本港政府部門墨守成規。

本港九成食物靠進口供應,但特區政府多年來採納比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要求還要嚴格的食物安全標準,又經常與其他地區包括內地的對口單位,以自以為是的態度協商,造成不少嫌隙。

以2016年訂立的大閘蟹二噁英含量水平標準為例,本港便採納了比內地及日本更為嚴格的標準,造成供港大閘蟹數量大減。

須知道,近年內地巿場需求急增,入口商為免麻煩,寧願供內銷都不輸港。如今,除了大閘蟹供應出現問題外,內地活雞已不來港,恐怕停止供應活豬也是遲早的事。

既然香港不可靠自己供應食物,又是全球最長壽的地方,便沒有理據採取比其他地區更高的食物安全標準。況且,今次非洲豬瘟與以往食物安全問題不同,根本不會傳染人體,港府更加不應故步自封。

我奉勸食物安全中心等有關部門,食物安全固然重要,但也須顧及巿民的食物選擇權,兩者必須取得平衡,切勿矯枉過正。

巿民也須有心理準備,在未成功研發疫苗之前,非洲豬瘟難以杜絕。至於建議全面以冰鮮豬代替活豬,則是治標不治本,因為冰鮮豬只會步冰鮮雞後塵,價格逐步上升,甚至與今日活豬價格無異。

長遠來說,香港新鮮食品供應不可單靠進口,政府應恢復鼓勵本地農業持續健康發展,重新發出牌照,讓農民以高科技及高增值的方法飼養活豬及活雞,為香港食物供應鏈提供可靠及低碳的選擇。

張宇人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 自由講
2019年8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