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憑經濟措施 無助走出困局 – 鍾國斌 (2019年9月27日)

反修例風波持續已超過一百日,雖然特首已正式宣布撤回修例,又承諾構建溝通平台,落區與各界對話,但至今仍然未能打破困局,反而社會兩極化加劇,衝突愈演愈烈,經濟、民生問題逐漸浮現。

社會上有些意見說這次反修例運動帶出青年對房屋短缺、貧富懸殊、社會向上流動停滯的不滿。近日更有傳言,特區政府有意在紓解房屋及土地問題方面着墨,包括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加快興建公共房屋,藉此解決住屋問題,以期舒解年輕人的怨氣。

然而,令今天那麼多年輕人不滿,以致不顧自身前途,冒着犯法、身陷囹圄之險,也要跑上街頭抗爭,若坊間只純粹認為這次反修例運動是由經濟、房屋問題引起的表癥,那就忽視了更深層次的政治問題。而且,事情發酵了逾三個月時間,今天示威者的訴求已不再只是為反對修例,而是要求有更多的政制改革。

事實上,政治爭議在回歸後持續發生,原因也並非單純是經濟、民生、住屋問題。在2014年傘運之後,不少研究調查也顯示新世代年輕人活躍於參與政治,甚或參加社運,是源於對現行政治制度的不滿,以及對特區政府的不信任,而並非因為住屋問題或缺乏向上流動機會所致。同時,過去多次運動現場調查也有發現,參與者的教育水平和經濟能力也並非低下階層,若以經濟手段去解決這場運動,筆者認為並非對症下藥。

特首林鄭月娥提出搭建對話平台,包括在本周起在社區展開對話,總算踏出了一步,但對緩解目前局勢,相信作用十分有限,因為示威者一直堅持的多項訴求,不是透過討論民生議題便可以解決。況且,即使市民講出意見,特區政府亦未能即時回應,如何可令市民滿意?

特首又表示會在即將出台的《施政報告》中推出一些「大膽措施」, 以處理不同社會問題,坊間預期當中有重要措施針對房屋問題。但是,解決住屋需求是否真的可以有效化解多年來社會積下的怨氣呢?說到底,政治問題始終要政治解決,如果特區政府依然覺得單靠改善民生、加強經濟的手段可以解決當前困局,恐怕再一次錯判形勢。

鍾國斌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 自由講
2019年9月27日